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十八国淫乱演义全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十八国淫乱演义全集
 (一  在某一世界,有十八大国,自东往西依此是:  大金国,疆土北至堪察加半岛,南至淮河,西至大漠,面积一千三百万平方公里,蒙古诸部皆为附属;  宋帝国,淮河以南,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  大理国;  大金以西为乃蛮国,八百万平方公里;  再西是喀拉契丹国,四百万平方公里;  再往西是花拉子模帝国,一千三百八十万平方公里;  小亚的鲁木国,一百万平方公里;  保加利亚帝国,三千四百万平方公里;  塞尔维亚帝国,四千万平方公里;  匈牙利国和拜占廷国;  诺曼第大公国,八千万平方公里,神圣罗马帝国,丹麦帝国,斯维登帝国,这诺曼第等四国皆日尔曼人国家;  英法;  西南是波斯帝国,包括次大陆在内,六百万平方公里。  这十八国中,不少国家多有淫乱故事,如乃蛮皇后八素与她的两个儿子大阳汗和不亦鲁汗的淫事,波斯皇帝娶母为后的淫事,花拉子模太后与儿孙的淫事,等等,且待一一道来。  先说大金国,当年开国时统治者共五大勃极烈,勃极烈是金语中「大官」之意,开国皇帝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为最大的都勃极烈,其次是大勃极烈,即阿骨打之弟金太宗完颜吴乞买,再下来是贵勃极烈,再次是左勃极烈和右勃极烈。大金国立国至一百二十年时,曾被蒙古所灭,金哀宗自尽。后来,大金国的另一批人在另一个广大的世界继续大金的统治,成为上文所说的十八国之一。  这十八国中,大金武力数一数二。却说大金皇帝世代相传,也不知传了多少代,传到金海淩王即位为帝。这位海淩王名完颜沖,年三十一岁,文治武功都十分出众。他身长九尺,雄武非常,手执两杆短把方天戟,武功高强。人都说他是当年老金国海陵王完颜亮转世。  且说大金国,北方的蒙古附属多年,那蒙古也是淫乱得很,金兵经常去蒙古巡视,姦汙妇女。海淩王完颜沖则垂涎于南方宋帝国,经常操练人马,想吞併宋国,可是金宋交战了多少代,互有胜负,谁也吞併不了谁。  宋帝国与金打成平手,除了经济人文发达,也因有一批武将着实厉害。  宋帝国战将曹横,当年岳家军曹宁之后,十八岁小将,本事高强,提碗口粗一杆铁枪,一般武将在他马前走不过一合就得送命。小将曹横率兵镇守淮河一线,常出击淮河以北,杀得金兵胆寒。宋军武将中还有双枪赵文龙,有八大锤,有神枪潘再兴,都是武功高强的武将,屡破金兵。  而海淩王手下的三十二路总管,统帅六十万大兵,也都是厉害角色,金军的重骑兵铁斧陀,轻骑兵拐子马,都令宋兵闻风丧胆。总之双方旗鼓相当,长年对峙,相持不下。  且说这海淩王治理国家,天下富裕,閑来无事。俗话说饱暖思淫慾,海淩王除了聪明过人,还有一大爱好,就是乱伦。他将不少金国元老抄家,将他们的眷属占为己有。这些眷属都是他的姑母姨母表姐之类,被他霸佔了不少。海淩王又最爱嗅妇人脱下的绣鞋丝袜,嗅之则阳具巨大,长达二尺,一夜可重创十数个妇人。完颜沖颇以自己的性能力为自豪。  完颜沖曾与他一个堂弟比阳具大小。那堂弟名萨某鲁,也是金国一员勇将,提一杆铁门拴,当者披靡。完颜沖要与他比大小,他甚觉不妥,于是一本正经地谏道:「殿陛尊严,宫闱谨肃,臣何等人,敢裸露丑形,以取罪戾。」  海淩道:「朕欲观汝之阳物,罪不在汝,朕不汝责。」  海淩命姑母们上前给萨某鲁脱衣,姑母们的性感使得粗鲁汉子萨某鲁也控制不住了,在姑母们的爱抚下,其阳直竖而起,亦大,长有海淩三分之二。诸妃见者,皆掩面而笑。海淩道:「汝等莫笑,此亦不小耳,设使姑母当之,未必吃得消。」姑母们想想也对,如果不与海淩相比,萨某鲁的阳具也不算小了。  海淩贬诸宗室,择其妇女之美者,皆纳之宫中。如他的姨母莎鲁拉、胡裏拉,都进宫做了宫妇。这还不够,他又纳姨母阿懒于宫中,封为昭妃。还有姑母寿宁县主什舞,姑母静乐县主蒲拉,姨母混同郡君莎裏古真姐妹,还有姑母奶拉忽,修美洁白,蒲露户枝,容貌俊美,都被他霸佔。海陵无所忌耻。这些被他霸占的女性长辈中,姨母莎裏古真,色最美而善淫。  海淩自徒单皇后而下,还有姨母大氏、萧氏、耶律氏,俱以美色被宠。他的姑母们,也纷纷被他赐以名号。诸姑母名号,共有十三位;昭仪至充媛九位,婕妤、美人、才人及殿值四位,称为十三姑。  莎裏古真的二妹余朵,是牌印官松古拉之妻。她也是完颜沖的姨母,完颜沖也不放过她,多次姦汙她,谓之日:「你虽相貌平平,而肌肤洁白可爱,胜莎裏古真多矣。」进封寿阳县主,出入贵妃位。  完颜沖又召姑母什舞出入昭妃位。什舞是金将瓦拉哈密之妻。完颜沖的这位姑父瓦拉哈密身躯伟岸,长九尺有奇,力能扛鼎,气可吞牛,武勇还在完颜沖之上。一夕常淫二三姬,否则满身难熬,必举重物以洩其气。每与什舞交合,什舞就娇颤不止,闭目欲死。  后瓦拉哈密征宋阵亡,死于宋将曹横枪下。什舞不耐寡居,遂与儿子相通。恨不畅意,儿子乃觅淫药服用,通宵不倦。什舞笑道:「今日算是差强人意。」后有知之者,遂嘲她儿子为「差强人」以笑。  海淩闻什舞淫蕩,遂将这位姑母进封昭甯公主。乃检洞房春意一册,戏道:「朕今宵与汝,将此二十四势,次第试之。」什舞笑道:「陛下既新挑战,妾敢不为应兵!」  姨母乌琳,工巧妙丽,玉质凝肤,体轻气馥,绰约窈窕,转动照人。海淩闻其美,将其霸佔。  海淩尝幸女性长辈,必乘兴狠触,不顾女之创痛。有不遂其情者,令妃嫔牵其手足,使不得动,以供海淩蹂躏。海淩试之颇有效验,益肆淫蛊,中外嫔御妇女殆将万人,大得金国绝色以逞心意。  完颜沖的二姑母柔懒,今年已是五十余岁了,虽上了年纪,却保养得很好,皮肤细腻光滑,完颜沖最爱玩弄性感老妇,这位二姑母,便被封为柔妃,一不留神,老蚌结珠,完颜沖将那柔懒日操夜操,竟操得那老妇怀了孕。她怀了孕,也难逃蹂躏,完颜沖仍不放过她。  柔懒怀孕到八个月上,腆着大肚子,行动极是不便。这日,完颜沖下朝后,便急急忙忙来到柔妃宫中。那柔懒半躺在床上,娇弱无力。她两个妹妹,也是完颜沖的姑母奶忽拉和什舞在旁陪伴。  完颜沖上前,拿了柔懒脱在枕边的一只肉色短丝袜,放到鼻下使劲嗅着,那妇人的莲香被他深深吸入心脾,他的阳具很快勃起,长达二尺!柔懒见了,心下畏惧,恳求道:「陛下,臣妾快要生了,这几日就饶过臣妾吧,苟得乳娩,当日夜服侍陛下。」  完颜沖道:「好,朕不入你。」说罢解开柔懒的小袄,使她袒腹露乳,且揉搓其腹。柔懒雪白的大肚子看着非常性感,金主使劲挤压。柔懒欲全性命,乃向金主乞哀饶了她。  完颜沖却不再理会,伸出熊掌般大手,按住姑母的大肚子,越挤压越来劲,柔懒疼得直叫。完颜沖扒下柔懒的裙子,柔懒下身便光光的了,两条白腿之间,是大丛的黑毛。完颜沖将粗大的手指拨开那些黑毛,去抠弄姑母的阴道。柔懒阴道早已湿润了。完颜沖收回手指,放入口中品尝沾上的淫水,淫笑道:「好吃,好吃!」  柔懒嗔怪道:「陛下自小就好色,这是我们妇人私处的水,是不洁的东西,陛下偏偏喜欢吃。」  完颜沖道:「越是你们身上不乾净的地方,朕越喜欢。」说着,便去捉了姑母的小脚,细细舔了起来。  柔懒抬起玉脚,任金主亵弄,显然是早已习以为常了。那柔懒是贵族妇女,小脚长得洁白可爱,金主看在眼裏,阳具更硬。  柔懒小脚被金主弄得很痒,不由得轻声呻吟,淫水也流得更多了。金主顺着姑母的小腿一直舔到她的大腿,细细地舔姑母的大腿内侧,柔懒更受不了了,恳求金主道:「陛下,不要再挑逗臣妾了。」完颜沖不理,一头扎入姑母两腿之间,舔着那湿润的阴道口。姑母的阴毛扫在他脸上,使他感觉更加刺激。  柔懒被舔得受不了,一声接一声地呻吟不止。海淩道:「姑母多次大产,汝阴宽衍。」竟将手伸入姑母阴道,柔懒上了年纪,阴道鬆弛,虽不很疼,但也被金主的拳头塞得满满的,金主往裏用力一捅,饶是柔懒老妇阴道鬆弛,也疼得弯了腰。  柔懒嗔道:「陛下,臣妾还怀着你的儿哩。」海淩很觉刺激,从旁边小桌果盘裏拿起一只甜瓜,硬塞入姑母阴道,柔懒的阴道被撑开,她觉得被塞得很不舒服,忙求金主拿出。  金主拿出甜瓜,瓜上已沾满了姑母的阴血。完颜沖咬了一口那甜瓜,一边吃一边淫笑作诗道:「秃秃光光一个瓜,忽然红水浸泡大。今朝染作红瓜出,不怕瓜田不种他。」说完将那剩下的甜瓜再给柔懒吃。  柔懒吃着沾满自己阴血的甜瓜,边吃边想,很快想好了对句。深受海淩折磨之苦的柔懒答道:「陛下平日常入臣妾,臣妾也有一诗:深深弯弯一个沟,鱼在内恣遨游。谁知水满沟中暖,变作红鱼不回头。」  海淩又从柔懒手裏拿过那甜瓜,三口两口吃完,又道:「黑森林中一老翁,整日行走在半空,虽然不算神仙位,却比神仙更能生。」  柔懒又答:「古寺门前一个僧,袈裟红映半边身。从今撇却菩提路,免得频敲月下门。」  海淩见姑母腆着大肚子念淫诗,倍感刺激,便道:「爱妃,朕实在是想入你。」  柔懒只好说:「陛下之命,奴怎敢不从,只是不可从前插入,不要压在臣妾的大肚子上,免伤胎儿。」  她翻过身,跪趴在床边,供金主插入。金主站在床前,望着姑母那肥白的屁股,性慾勃发,挺起雄茎便要进入,柔懒又回过头来,看着金主道:「陛下的阳具太大,千万轻些,留臣妾母子两条性命!」金主哈哈大笑,挺身插入。  柔懒是上了年纪的妇人,多次分娩,又被蹂躏多年,阴道鬆弛。但完颜沖阳具太大,直捣子宫,这使妇人感到疼痛难忍。另外,老妇的阴道较脆弱,淫水少,也很难受得了年轻男子的猛烈冲击。金主越捅越快,柔懒哪里吃得消,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连叫:「陛下轻些!」  完颜沖最爱的就是看到妇人被蹂躏的惨状,哪里肯罢手,继续捅得更加厉害了。柔懒心下暗暗叫苦,心想,不要母子两条命都坏在他阳具之下呀。  完颜沖奋勇挺进,像是要和他孩子在姑母的阴道裏提前见面般,柔懒连声哀求。完颜沖不顾一切,继续猛打猛冲,他可从来不管什幺怜香惜玉。柔懒痛得喊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陛……陛下饶命……饶了臣妾吧……陛下的孩……孩子还在臣妾……大肚子裏……」  完颜沖见老妇果不能当,被弄得涕泗交下,加上他也不愿伤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遂拔出其阳,姑母阴中血流不止。海淩命在旁伺候的宫妇奶忽拉舔其阴血。四十余岁,修美洁白的奶忽拉,奉命埋头去舔姐姐的阴血。柔懒如母狗一般跪趴着,奶忽拉站在床前,从后面舔她的阴道口,完颜沖见两个姑母如此淫乱,心下大喜。  这些贵族妇女平日裏养尊处优,谁能想到她们被皇帝糟蹋得像母狗一样啊。  完颜沖来到奶忽拉身后,扶住她白嫩的屁股,从后面将雄茎顶入,奶忽拉疼痛难忍,咬牙皱眉,弯腰站在床前,忍受着侄儿的汙辱。完颜沖的阳茎实在太长了,奶忽拉实在受不了,便把玉手伸入姐姐的阴道,去捏她的子宫口,疼得柔懒也连声尖叫。  被完颜沖这幺一折腾,柔懒觉得子宫阵阵收缩,羊水也流了出来。以她生过多个孩子的经验,觉得不好,可能是被金主折腾得要早产了。她忙叫道:「陛,陛下,臣妾可能要生了。」  完颜沖一听,兴奋地说:「真的吗?」他从奶忽拉阴中拔出阳具,道:「朕来助你一臂之力。」  他命奶忽拉和什舞将柔懒从床上扶起,在地上铺上大被褥,她们站在大被褥上,这时,柔懒的羊水阵阵涌出,她已经站不住了,若不是两个妹妹站在旁边扶着,她几乎瘫坐下来。金主将大手伸入姑母阴中乱捅,想把孩子提前接出来。柔懒疼得直叫。金主见姑母雪白的大肚子实在性感,便将满脸虬髯在姑母的大肚子上蹭来蹭去,柔懒更觉难受。  就这幺折腾着,孩子的头来到了柔懒的阴道口,这个孩子的头比平常孩子大很多,把柔懒的阴道口撑开很大,柔懒阴道虽鬆弛,却也受不了被撑开这幺大,她分开腿站着,亮着阴户,两腿弯曲,已无力站直了,孩子的头几乎将阴户撑裂,柔懒痛苦地发出撕裂的惨叫。完颜沖倍感刺激,竟去揪姑母的大丛阴毛以洩兽慾,实属丧心病狂。  孩子的头卡在柔懒的阴道口出不来,柔懒浑身香汗淋漓,拚命惨叫,完颜沖伸出两只大手,挤压姑母的大肚子,柔懒几乎疼得昏死过去。她身下的被褥已湿了一大片。  这时,众宫妇闻声赶来,围了一堆,见柔懒半站在宫中央地上的被褥子上,她两个妹妹扶着,大家都觉得这种分娩姿势太过奇特,都想到一定是金主的淫邪主意。  完颜沖忽发奇想,他想出一个荒唐办法,把孩子挤出来。他站到柔懒身后,让她把屁股撅起来,他硬把雄茎顶入她屁眼,柔懒的屁眼哪里受得了如此雄茎,刚顶入四分之一,柔懒的屁眼就几乎被撕裂了。这个不幸的老妇遭到前后夹击,发出母猪般的嚎叫。  柔懒前面是孩子卡在阴道口,后面是侄子在使劲硬往裏挤,一个往裏入,一个往外出,经过一番痛苦的折磨,孩子的头开始往外动了。完颜沖的「新式分娩法」取得了成效。他更加用力地把雄茎往姑母屁眼裏顶。柔懒只觉得阴道和屁眼都快被撕裂了。她无力地往下坠着,旁边奶忽拉和什舞紧紧拽着她。  终于,好不容易孩子完全出了柔懒的阴道,宫妇们接住。柔懒也瘫在了地上的被褥上。奶忽拉和什舞都暗想:幸亏柔懒是生过多胎的,要是年轻些的妇人,这次非被折磨死不可。  完颜沖命宫妇将柔妃扶上床休息。他的阳茎还直楞着,他环顾四周的妇人,怪吼一声,如老虎般又向奶忽拉扑去,奶忽拉吓得惊叫起来:「陛下饶命……」             (二)大金熙妃什舞  什舞是金海淩王完颜沖姑母中较为淫蕩的一个,在她五十几岁时,当时还不到三十岁的海淩王将她召进宫中,先封为昭妃,后改为熙妃。  什舞的前夫是金将瓦哈拉毕。这什舞,姿色妖冶,是位非常性感的妇人,追求她的人很多,在众多追求者中,她选择了瓦哈拉毕。什舞成婚时已近二十岁,比瓦哈拉毕还大一岁,一转眼已成婚近二十年,他们的儿子也十七岁了。  完颜沖的这位姑夫是金国着名的猛将,身长九尺四,手持一百三十二斤一杆镏金镗,所向无敌。他的阳具比海淩王的还要大,每次都把什舞奸得死去活来。什舞这个淫妇,也只有她丈夫瓦哈拉毕才能使她达到高潮。  瓦哈拉毕多次北伐蒙古叛乱,南征宋国朝廷。在什舞四十五岁那年,瓦哈拉毕再次出征南宋,出征前瓦哈拉毕将什舞奸得几乎昏死过去,彻底发洩了兽慾,然后精神抖擞,率十万兵出征。  宋军闻讯,忙集中二十万军队迎击于淮西一线。宋军淮西战线五虎上将全部出动。这五虎上将是:小将曹横,银枪大将潘继周,双枪赵文龙,金锤将赵成方,大刀关淩,都是二十余岁的青年将领。  宋军先锋大刀关淩一路赶来,正与瓦哈拉毕的金兵迎头相撞。那大刀关淩乃关公之后,今年二十几岁,武功高强,见这瓦哈拉毕,身长九尺多,长得满面胡须,铁青一张脸,关淩叫道:「好丑的鞑子!」提青龙偃月刀照头便砍,瓦哈拉毕抡镏金镗,砰砰乓乓一连十来镗,关淩抵挡不住,回马败逃。  瓦哈拉毕在后猛追,正遇上宋军第二路先锋,八大锤中第一将,金锤将赵成方。这赵成方二十余岁,血气方刚,抡锤便打,战了二十余合,也抵敌不住,败下阵来。  瓦哈拉毕穷追不捨,眼看赵成方危急,正在这时,银枪大将潘继周杀到。潘继周是神枪潘再兴之子,宋朝大将,当下见赵成方危急,急忙挥枪上前挡住。也只有他才能挡得住瓦哈拉毕,潘继周抡起亮银枪,大战一百余合,不分胜负,天色已晚,双方各自收兵。  潘赵关三将汇合一处,安下营寨,準备第二天再战。第二天,双枪赵文龙和曹横赶到。赵文龙出战瓦哈拉毕,战了五十余合,不分胜负。那瓦哈拉毕果然勇猛,连战宋军骁将,越战越勇。  曹横见了,挥铁枪上前,替下赵文龙。那曹横比赵文龙更狠,抡长枪与瓦哈拉毕大战一百余合,不分胜负。曹横回马便走,瓦哈拉毕拍马追赶。曹横回马一枪,瓦哈拉毕久经战阵,这回马枪他如何不知,当即用镗隔开,不料这曹横使的是连环枪,一连三枪,瓦哈拉毕措手不及,被一枪挑于马下。宋军趁机冲杀,金兵大败。  什舞得知丈夫的死讯,非常伤心。丈夫死后,她成了寡妇。时间一久,她这个淫妇如何按捺得住,想起以前和丈夫的恩爱日子,她经常黯然泪下。  什舞是个淫妇,没男人操她,她就屄痒。但她守寡在家,又不能乱来,急得她百爪挠心。这一日正在愁闷,突然,眼前一亮,原来她儿子练武回来了。  什舞为瓦哈拉毕生的这个儿子名叫浑六郎,今年十七岁,是个非常精神的少年。他刚和一伙贵族子弟到城外骑马比武,尽兴而归。  什舞心下有了主意,她对儿子说:「看你一身大汗,快洗洗,就在母亲这裏洗吧。」于是她命奶妈僕妇在她屋裏把洗澡盆和热水弄好,然后让她们关好门出去。  浑六郎虽有些不自在,也就当着母亲的面脱了衣服,坐进大澡盆。什舞道:「天气好热。」也脱了衣服,只穿了轻薄的内衣,内衣裏面黑黑的乳头和下麵黑黑一大片阴毛隐约可见。她还脱了袜子,光了脚穿着拖鞋,那脚又白又嫩。浑六郎见了母亲性感的肉体,不由自主,阳具一下立了起来。  金人早熟,浑六郎十四岁时就把他的奶妈奸了,母亲性感的肉体对他也有着极大的诱惑力,金人家庭乱伦的不少,他和那些伙伴在一起,平时也交流这些事情,但父亲的严厉使他根本不敢再往深裏想。不过,他也有过瘾的时候。父亲经常在夜裏将母亲奸得鬼哭狼嚎,后院都可以听见,他经常听着母亲的淫叫,发狂地姦汙他的奶妈。  这时,母亲性感的肉体在他眼前若隐若现,浑六郎自是不能控制,阳具硬了起来。什舞走到儿子浴盆前,半蹲下来。丈夫死后,她已一个多月没看到男人的阳具了,丈夫的大阳具勃起时长二尺半,儿子的自然无法与丈夫相比,但毕竟是她很久没见到的好东西。  浑六郎的阳具勃起时虽不如父亲那样粗大,但与一般人比实际上也算长的,只是细了些。  什舞用她那纤纤玉手抚摸着儿子的龟头,胯下渐渐湿了。她用两手兜起热水给儿子洗龟头。浑六郎大口喘着气,满面通红,阳具硬得快要爆了。  什舞半蹲着,她的阴部完全暴露在儿子面前,轻薄的内衣,挡不住什幺,她的阴毛和阴道口,都隐隐乎乎地呈现在儿子眼前。  什舞洗着洗着,竟低下头将儿子的龟头含在口中,用玉手扶住儿子的阳具,头一上一下,大口吮吸起来。  浑六郎虽然不是童男,但母亲竟给自己吮阳具,实在是太过刺激的事。他喘着粗气,无力地叫道:「妈妈……妈妈……」在妈妈的嘴裏,他的阳具实在是舒服极了。浑六郎如登天堂,浑身每个毛孔都敞开了。  什舞认真地为儿子吮吸阳具,浑六郎浑身酥麻,又感到极兴奋。他的阳具越来越长,他已经觉得控制不住了。突然,他后颈一麻,他崩溃了……  儿子大股滚热的阳精射入什舞的嘴裏,她紧紧含着儿子的阳具,一点也没浪费,全部吃下肚去。她相信,吃男人的精液能使女人美容。  什舞继续吮吸儿子的阳具,将那阳具吮吸得乾乾净净。浑六郎浑身发软,什舞抬起身,将儿子抱在怀裏,温柔地说道:「歇一会,等会母亲和你一起洗。」  浑六郎听了,又兴奋起来,笑道:「母亲,你真要勾引我?要洗就赶快些,不要叫人等的心急。」他本也是个浮浪子弟,见母亲如此,岂有不会意的?淫心大起。  什舞嫣然一笑,起身,将自己的内衣慢慢脱下,放在旁边的桌上,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也进了浴盆。  浴盆很大,正够母子两个人在裏面。成熟性感的母亲站在儿子面前,如同女神,一身白肉,大片阴毛,都一览无余。什舞的阴毛正在儿子面前,浑六郎激动地抱住母亲的屁股,将脸贴近母亲的阴部,咬住母亲的大片阴毛,轻轻撕咬。  什舞将儿子的头轻轻按在自己的阴部,她的胯下已是淫水氾滥了。浑六郎一边轻咬母亲的阴毛,一边忍不住用手指去抠母亲的阴道,手指上沾满浓浓的母亲淫汁,他收回手指,放进口中将淫汁吃了。  什舞嗔道:「傻孩子,别吃呀。」  浑六郎道:「好吃!」  他让母亲两腿分开些,然后把头伸入母亲胯下,伸出舌头,探入母亲阴道,大口舔食母亲的淫汁。什舞两条美腿把儿子的头夹在胯下,她的阴道被舔得痒极了,忍不住轻声呻吟,淫汁分泌得更多了。  什舞痒得想尿,一时忍不住,便站着尿了出来。母亲的尿淋了浑六郎满头,他不但不躲避,反而张开大口接喝母亲的骚尿。他的阳具又硬起来了。  什舞尿后也坐了下来,母子面对面坐在浴盆裏。浑六郎见母亲的奶子不小,沈甸甸地下垂着,乳头又大又黑,如同葡萄,便忍不住伸手去摸母亲的奶子,又去揪母亲的乳头。什舞的乳头最是敏感,男人一碰她的乳头,她便屄痒,有时走路,内衣摩擦到乳头,她也会痒得下麵流汁呢。  浑六郎低头叼住母亲的乳头,道:「母亲,我要吃奶。」  什舞将儿子抱在怀裏,温柔地说道:「吃吧,儿啊,母亲的乳就是给儿吃的。」浑六郎吮吸母亲的乳头,咂咂有声。什舞的淫水不断地流到浴盆裏,与洗澡水融合。  浑六郎轻咬母亲的乳头,什舞皱起秀眉道:「浑六郎,轻点咬啊,不要狠咬。」虽然有些微痛,但她没有阻止儿子,因为是轻咬,咬得她还有些痒哩,直痒到阴道裏去了。  浑六郎到这一步,胆子大了起来,顺势将两腿伸到母亲腿下,将阳具往前一顶,就顶入了母亲的阴道。母亲的阴道裏温暖湿润,真舒服啊!这是他时隔十七年后重返故地,自然是激动万分。什舞被儿子顶入,轻叫了一声,浑身发软,就任由儿子摆弄了。  浑六郎阳具顶在母亲阴道裏,舒服极了。他将母亲紧紧抱住,和母亲热烈亲嘴。他使劲吮吸母亲的香舌,将母亲的香舌吸到自己口中,母亲的口水真好吃。母子二人紧紧抱作一团。  浑六郎吮吸着母亲香舌,揉摸着母亲的奶子,阳具顶在母亲身体裏,直觉得天下最快活的事都被自己享受了,兴奋得呼呼低吼。他的阳具虽不粗,却很长,直顶在母亲子宫口,什舞被顶得淫水不停地流,口中胡乱叫道:「浑六郎,你是我的亲爹!入死我吧,顶死我吧,你是母亲的好儿子,母亲喜欢你,你真是母亲的孝顺儿子,快,快顶死妈妈吧……嗯……嗯……」  母亲淫语浪叫,如同一条发情的淫贱母狗,浑六郎兴奋得将阳具使劲上挑,什舞叫得更厉害了。浑六郎硬梆梆的龟头顶在母亲娇嫩柔软的子宫口,舒服得了不得,他一鬆劲,大股精液就猛烈地喷射而出,射入母亲的子宫。什舞子宫被射,忍不住连声嚎叫。  母子俩转移到床上,休息了一会,继续肉搏。从此,浑六郎就成了母亲胯下的常客。  时间一久,淫妇什舞就对儿子有些不满意了,原因是儿子比丈夫差距不少。阳具就不用说了,丈夫那样的阳具是举世少有,儿子的阳具虽不粗,长度也不如丈夫,但也还算长的,顶到子宫口完全没问题。只是以前丈夫性慾强烈,一夜要操二三姬,绝对彻夜大战,儿子可能是被自己淘空了,开始还行,现在倒还是每夜奸她,但一般只能奸三次,最多四次,每次时间也不甚长,就完事了,什舞不能满足,开始埋怨儿子。  其实这种次数在一般家庭裏也算频繁了,但要满足什舞这个淫妇是不够的。浑六郎也很想多操母亲,不想母亲不快,于是千方百计打听良方,终于有医者告诉他一秘方,浑六郎大喜,遂依计而行。  这晚,浑六郎回到家裏,什舞又将他抱住,要求挨操,虽然不能完全满足,毕竟聊胜于无啊。  浑六郎将母亲扒光放在桌上,什舞奇怪道:「你要做什幺?」  浑六郎道:「我要使母亲快活,你不要问,只管躺着就是。」什舞虽心下疑惑,也就不再问什幺了。  浑六郎将母亲全身细细舔了一遍,阳具硬起老高,他却不插入,将母亲拖到桌边,将她两条玉腿分开,扛在肩头,拿了一杆玉如意,插入母亲阴道,慢慢地捅着。什舞被捅得浑身发颤,胯下发痒。浑六郎细看母亲阴道时,白沫子源源不断流出,他忙拿了一碗,在下面接着,很快,母亲的淫汁流满一碗。他一共接了三碗,歎道:「母亲真是淫妇,淫汁真多啊!」  浑六郎从母亲阴道裏抽出玉如意,将头探入母亲胯下,细细地舔她尿眼,什舞被舔得痒得受不了,就尿了出来,浑六郎又将尿接在碗裏。什舞被玉如意捅得发骚,连叫快捅,浑六郎就又拿了玉如意捅入母亲阴道,捅得手都酸了,什舞才算勉强满足。  过了几天,什舞来了月经,正觉得麻烦,浑六郎进来,又拿一碗,接在母亲胯下,接了一碗阴血。母亲来月经的几天裏,浑六郎接了不少母亲的阴血。  他收集了母亲的淫汁尿液和阴血,又收集了母亲的洗脚水,口水,腋毛处的香汗,彙集一罐,然后,将母亲脱下的肉色短丝袜泡进去,如此泡制了七天,然后每天服用,分七天喝下。  服药后的第七天晚上,浑六郎只觉得阳具勃起,怎幺压也压不下去,不由大喜,这剂用母亲的分泌物泡制的春药,果有奇效!那一夜,浑六郎把母亲整整蹂躏一夜。  什舞问儿子怎幺比以前厉害了,浑六郎便把春药的事说了。什舞听了笑道:「你就是吃了春药,也比不上你父亲一半,不过总算能操我通宵,也算是差强人意了。」后来母子乱伦丑事传出,人们便送了浑六郎一个「差强人」的诨号。  此后,浑六郎经常用母亲的分泌物配製春药,长期服用,以保证能儘量满足母亲的淫慾。就这样,说话间母子已经乱伦数年了。  完颜沖早就听说姑母什舞的豔名,他登基后,总想把这个姑母弄进宫裏,后来终于在什舞五十几岁时,将这个淫贱老妇弄到了手,先封为昭妃,后改封为熙妃。海淩雄茎也只有瓦哈拉毕十成之八,不过,当然比浑六郎厉害,什舞也还算满意。只是她挂念儿子,于是经常召儿子进宫,母子相会,保持乱伦关係。  什舞进宫前,就为儿子生有一女,进宫后,又生三子,长子仍是为浑六郎生的,其余二子是为海淩王生的。(三)  且说大金西北乃是蒙古诸部,这些蒙古部落,世代为大金附属,替大金防守西北边疆。大金蒙古以西,是乃蛮国。乃蛮国是突厥大国,与大金蒙古以杭盖山为界。乃蛮国地广人众,经常侵犯大金蒙古。金军经常巡视蒙古,指挥蒙古部落与乃蛮作战。  海淩王完颜沖在位十余年,眼见天下太平,物富民丰,于是又想起征讨乃蛮的事来,便命他的同胞兄弟,卫王完颜辉,率三万金兵,巡视蒙古,并率蒙古部落讨伐乃蛮国。  这完颜辉二十几岁,血气方刚,贵为卫王,当下率金兵,自中都燕京出发,日夜兼程,直往蒙古而来。  蒙古诸部中最大的部落乃鞑靼部。鞑靼部酋长都哥汗,三十余岁,他的妻子乃大金的玉满公主,对大金极为恭顺。金兵开到,都哥大摆酒宴,热烈欢迎。  酒宴上,众人一边吃喝一边观看比武。在草原上,蒙古武士表演摔跤射箭。完颜辉自夸箭术精湛。却恼了旁边一人,此人腾地站起,众人定睛看时,乃是鞑靼部着名的大将,六十岁老将兀速台。此老将,连同他儿子兀不台,父子俩是鞑靼部最着名的两大将,皆身长丈一,又高又瘦,手掌奇大,铁爪如钩,父子俩皆力大绝伦。他们出身兀良哈家族。  兀速台冷笑道:「王爷,看老汉此弓如何?」便把身佩的铁弓递给完颜辉。完颜辉自认不凡,大剌剌接过弓来,使足了力气,拉了八个满。老英雄兀速台拿回铁弓,一口气拉了二十四个满!  完颜辉心下暗想:「老英雄果然了得!」兀速台也想,都说金人力大,俺的铁弓少有人能使,他却能拉八个满,也算不凡了。  完颜辉又拿起自家的兵器比划,金兵力大,传统兵器是狼牙棒,完颜辉提着自己的狼牙棒要与老英雄比武。却见兀速台之子兀不台,年近四十,沈雄坚毅,提链子锤上马应战。他这两只锤,合起来重二百四十斤。兀不台手持链子锤,舞动如飞,交起手来,完颜辉大战二十余合,败下阵来。兀不台想,能在我马前走十合的人也不多,这王爷能走二十余合,也算厉害的了。当下英雄相惜,便高高兴兴喝得大醉。  眼见天色已黑,按惯例,蒙古部要用妇人招待金军。都哥便要为完颜辉安排妇人,完颜辉指定要玉满公主相伴。  原来,这玉满公主也是海淩王和完颜辉的姑母,当年,都哥的父亲在位时,向金求婚,金便将玉满公主嫁给鞑靼,作为和亲。玉满公主为前主生有一子,就是都哥,前主死后,其子都哥即位,将母亲玉满公主也继承为妻。玉满公主成为两代汗爷的妻子。都哥也是完颜辉的表哥。  这都哥见完颜辉要玉满公主,一口答应,完颜辉便趁着酒意,进了玉满公主的蒙古包。玉满公主急忙来迎。完颜辉看那玉满时,虽已是六十余岁的年纪,却保养得很好,看去才五十岁,肤色甚白。  玉满叫道:「侄儿,你来啦,快叫姑母看看!」  完颜辉自上次来鞑靼,已是三年没见姑母了,此时借酒撒娇道:「姑母,想死孩儿了!」便一头扎入玉满怀裏。  三年前完颜辉来蒙古便是玉满公主侍寝,这次玉满见侄儿又来,岂不高兴?蒙古包裏没有坐椅,全是地毯,玉满当下坐在地毯上,将侄儿抱在怀裏,问长问短。完颜辉一边回答,一边往姑母怀裏乱拱:「姑母,孩儿吃多了酒,口渴,要喝些奶。」  玉满笑道:「怎的你不去吃羊奶,偏要吃姑母的奶?」  完颜辉淫淫地笑道:「姑母,我就爱吃你的奶!」玉满便解开衣襟,亮出奶子,玉满的两只奶子,又长又软,直拖到阴部,那大乳头也不知被男人啃过多少次,又大又黑。玉满的奶本来就丰满,现在老了,奶子更大了,而且比以前更加鬆软,完颜辉最爱这种成熟性感的乳头,一口吞下,就在嘴裏慢慢咀嚼。  玉满微微皱起眉头,乳头痒得直痒到阴道深处去了,她轻声呻吟道:「哎呀……哎呀……别咬呀……你这小坏蛋……弄得姑妈好痒……」  她的乳头非常敏感,最怕男人碰,一碰,下面就流水,她就发骚,多少年来一向如此。  完颜辉见姑妈发骚,更觉刺激,便开始吮吸起来。玉满的产奶期很长,一直到现在还有奶,侄儿一吸,那甘甜的乳汁便汩汩流出,完颜辉张开大嘴贪婪地喝着,边喝边说:「真好喝呀!」  侄儿用力吮吸,玉满的乳头被吮得有些痛,又有些痒,不禁叫唤声更大了:「小祖宗!轻点吸呀…怎地完颜家的男人,个个都跟恶狼似的?哎哟…哎哟…」她被吮得满脸红晕,呼吸也急促起来。  完颜辉一边吃奶,一边还用力挤姑母的长奶子。玉满皱着秀眉柔声叫道:「轻点挤呀……」她全身无力,渐渐瘫软。  完颜辉玩弄着姑妈的奶子,吃着姑妈的奶,下面的阳具渐渐硬了起来。  吃着吃着,他的手慢慢向姑妈胯下摸去,一摸,摸到毛茸茸一大片毛,便淫笑道:「姑妈下麵好多毛啊!」玉满一被男人动她奶子就全身酥麻,几乎瘫软,这时更是无力阻止侄儿伸向她下身隐密处的魔爪。  完颜辉伸手抠入姑母阴道口裏,摸了浓浓的一手淫汁,他放在口中吃了,连道好吃。完颜辉觉得姑母的胯下既温暖又神秘,恨不得一头扎进去永远待在那裏不出来,遂央求道:「好姑母,孩儿酒仍未解,需得再饮一些解酒。」  玉满道:「再给你吃奶便是了。」  完颜辉道:「孩儿奶却吃饱了。」  玉满道:「那你要饮什幺?」  完颜辉道:「孩儿要姑母的尿喝一些。」  玉满笑駡道:「好不要脸的,就知道你对姑妈没安什幺好心!」便褪了裙子,蹲在地毯上,完颜辉就势躺下,张开大嘴,正对着姑母的阴道口。姑母长着大片黑毛的阴道口正在他上方,他急促地呼吸着,催促姑母快点。  在侄儿的催促下,玉满尿眼一松,便尿了出来,那尿从尿眼裏流出,如同一股泉水,倾泻而下,完颜辉张开大嘴,贪婪地喝着,玉满尿了很长时间,尿了完颜辉满脸满嘴,完颜辉喝饱了姑母的骚尿,连声叫道:「好饮品!这下我的酒都解啦!」  完颜辉喝了尿,却见姑母一双美丽小脚就在他头边,遂翻了身,在姑母小脚上吻了起来。公主的脚,长得自是美丽,蒙古人最爱吻妇人小脚,玉满这双小脚也不知被她丈夫和儿子吻过多少次,现在又被侄儿亲吻,姑母很觉舒服,柔柔叫道:「癡儿,癡儿……姑母的脚香幺?」  完颜辉连忙答道:「好香!好香!」舔得更起劲了。姑母被舔得受不了了,便把小脚移开。  完颜辉又翻身躺着,让姑母就坐在他脸上,玉满就跪着往侄儿脸上一坐,那阴道口正坐在完颜辉嘴上。姑母的大丛阴毛毛茸茸地扫在完颜辉脸上,他舒服极了,便伸出毒舌,探入姑母阴道口内,细细地舔了起来。玉满被侄儿舔得浑身发软,淫汁止不住地往下流。她忍不住轻声呻吟,娇吟婉转。  玉满的阴蒂渐渐撅起,完颜辉大口吮吸着姑母的阴蒂,玉满被刺激得叫了起来!她再也支援不住了,身子往前一倾,两手扶着地毯,一下形成了撅着屁股的母狗式。  完颜辉从姑母胯下一路舔上去,渐渐转到姑母屁股后头,他见姑母屁眼长得精緻,便细细舔起姑母的屁眼来。玉满一声接一声地呻吟着,下流的侄儿弄得她痒极了。  完颜辉跪在姑母屁股后头,挺起阳具,便顶入姑母屁眼。姑母屁眼紧小,他一点一点挺进,玉满叫道:「轻些,莫撕裂了…」她屁眼被顶得难受,呻吟道:「哎哟……哎哟……小祖宗……你花样真多……连……姑母的……那裏……都不放过……」  完颜辉听了,故意问道:「哪里?」  玉满道:「小坏蛋,你明知故问……」  完颜辉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硬顶了啊!」说着将阳具往姑母屁眼裏强行顶了一顶。  玉满怕真的屁眼撕裂,吓得忙道:「是姑母的……屁眼……」  听到姑母嘴裏说出如此淫亵的两字,完颜辉更觉冲动,将阳具继续往姑母屁眼深处裏顶,顶得姑母又是一阵叫唤。姑母屁眼紧小,夹得完颜辉差点射了,他还不想那幺快就射,想多玩弄姑母一会儿,便将阳具从她屁眼裏抽出,缓了一缓,又顶入了姑母的阴道。完颜辉一下快似一下,将阳具在姑母阴道裏连连抽插,一次次顶到姑母的子宫口。玉满的阴道壁被快速摩擦,又痒又刺激,她皱着眉头,撅着屁股,连声淫叫,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可那叫声却娇娇的,可能无论多大年纪的妇人,只要被男人操,都会发出这种娇娇的叫声吧。  完颜辉看到姑母的腋下腋毛浓密,便探头去舔,痒得姑母连声求他别这样。他压在姑母雪白的后背上,伸手探在她的身下,尽情捏弄她的长奶子,玉满的又一个敏感部位被玩弄,叫唤声更大了。玉满的奶子很长,可以揪到身后,完颜辉直起身,两手将姑母两只长奶子从她身下扯出,抓在手裏,挺身快速挺进姑母阴道。姑母如小女孩般娇娇地叫着。  玉满公主年纪大了,时间太久,支撑不住,上半身就趴在地毯上,撅着屁股挨操。完颜辉看着姑母如同母狗一般挨操,听着姑母的娇叫,浑身突然打了一个战,便一射如注,全部射入姑母的阴道深处。  那天夜裏,完颜辉一次又一次地姦汙姑母玉满公主。玉满公主因此怀孕,后来为他生了一个儿子。  第二天上午,完颜辉精神抖擞,其余金军昨夜也都受到妇人的招待,全军上下,格外精神,一声令下,列队出发。鞑靼部和蔑儿乞部的四万蒙古兵跟随一起出征,金军一共七万人马西征乃蛮国。鞑靼部两大将兀家父子,杀气腾腾,领兵直扑乃蛮国。  说起这乃蛮国,也有一个性感尤物,就是乃蛮皇后八素。八素肤色极白,据称她肤色之白是一般妇人的八倍,故名八素。八素年五十八岁,她大儿子大阳汗,阳具粗大,故名。大阳汗即位,将母亲八素继承为皇后,母子日夜交配,其他事务一概不管。  八素的次子不亦鲁汗,趁机掌握军事大权,统管了全国大部分人马。他也早对母亲垂涎三尺,母亲性感成熟的肉体令他日思夜想,终于他找到了一个机会,姦汙了母亲,但毕竟母亲是大哥的皇后,陪大哥的时候多,于是,不亦鲁就暗暗起了消灭大阳汗取而代之的心。  就是因为这些内乱的原因,大金蒙古此次出征,庞大的乃蛮国数十万军队竟然大败,八素皇后一直蔑视鞑靼人不洗澡太骯髒,要儿子们把这些野蛮人杀光,只留些妇女给她做奶妈,没想到战争的结果却是,她,堂堂的乃蛮皇后八素,被那些野蛮骯髒的蒙古人抓去,遭到百般蹂躏,奶妈没找来,她却被蒙古人挤了她的奶,一切详情,且听下文。                (四)  乃蛮皇后八素的淫事,且待后文详述,且说乃蛮国以西是喀拉契丹国,喀拉契丹趁乃蛮战败,大举进攻乃蛮西境。乃蛮的残余部队仍很强大,一举将喀拉契丹人击退。喀拉契丹人又转而向西南的花拉子模帝国索取贡品,以补充损失。  说起这花拉子模帝国,也是突厥大国,早期已规模不小,面积有数百万平方公里,后来扩展到疆土面积十三亿三千八百万平方公里,是十八国中面积最大的国家之一,包括亚洲中部,南部,维洲东部,南大洋上的一些大岛,皆为帝国领土。花拉子模帝国疆土辽阔,另外,十八国中丹麦帝国,斯维登帝国,神圣罗马帝国,诺曼第大公国等,都是疆域广大的国家。如诺曼第大公国,初期面积即达数千万平方公里,很快扩展到面积达八千亿平方公里,领土甚广。  大金有五个京城,花拉子模帝国有三个京城,上京玉龙杰赤,位于中亚阿母河下游,还有南京巴格达,再有就是河中府撒马尔罕。这河中府原属喀拉契丹,后因花拉子模向喀拉契丹献贡,是喀拉契丹国的盟邦,喀拉契丹人乃将河中府转让给了花拉子模,两国以中亚锡尔河为界。  这花拉子模帝国不仅有强大的骑兵,还有两大舰队,一支在西域河,西域河上游是天山以南的塔里木河,中游是阿母河,下游连通鹹海,里海,一直流入黑海,所以这支舰队就称为黑海舰队,因为西域河很宽,最宽处近十公里,所以舰队在上游一直驻扎在塔里木河边的码头城市。另一支舰队称为南大洋舰队,负责南大洋的海上行动。两大舰队,都配备最新式挂帆战船,武力强大。  帝国就这样世代相传,也不知传了多少代,帝国很多代国主都叫穆罕默德,传到又一代穆罕默德,说话间已是他在位二十年,这年穆罕默德四十余岁。  穆罕默德常驻上京玉龙杰赤,玉龙杰赤是西域河中下游的大都市,美妇如云,但穆罕默德还是惦记着南京巴格达,因为他的母亲住在那裏。  穆罕默德派使者去喀拉契丹国,贡奉了许多礼品,补充了喀拉契丹与乃蛮作战的损失,以示盟邦之谊。处理了这些事,穆罕默德留次子镇守上京玉龙杰赤,自己率第三子前往南京巴格达,与老娘枝玉甘相会。  这巴格达,乃是该世界最大都市之一,极为豪华,人口极多,主要民族是突厥人,还有一些阿拉伯人。不时有天方夜谈的故事,讲述巴格达的种种富裕奢华事蹟。穆罕默德的老娘,太后枝玉甘,就常驻在这帝国的南京。  枝玉甘太后已经八十余岁了,但养尊处优的生活,使她看上去没那幺老,仍是细皮嫩肉,皮肤虽已鬆弛,却仍然光滑细腻,脸上虽已很多皱纹,却仍可见她盛年时的风韵。她看上去也就六十余岁。  枝玉甘太后的宫殿,极其高大豪华,被称为太后宫,宫中亦有很多妇人侍奉她。尤其是,枝玉甘的孙子扎兰丁,就陪她住在宫裏。花拉子模帝国不少代穆罕默德国主的儿子都叫扎兰丁。当朝这位太子扎兰丁,二十六岁,皮肤黝黑,十分精干,手持突厥弯刀,威震敌胆,是花拉子模帝国最英勇的战将。  他经常巡视帝国东部边境,操练人马,巡视完毕,就仍回到巴格达,侍奉奶奶枝玉甘。他也会定期镇守河中府撒马尔罕。  这一日下午,天气炎热,枝玉甘太后吃过宫廷厨师用甜瓜和小羊肉精心调製的午餐,坐在室外的游泳池旁的躺椅上,看着一池清水,顿觉清凉,身旁三个宫中妇,都是太后的女儿,都是五十余岁的性感妇人,其中一个,摇着扇子,为太后扇风,另两个性感妇人,跪在太后脚下,捉了她的两只美丽小脚细细地吮舔。  太后虽老,脚却长得娇小白滑,令人爱不释手,太后最喜欢被人舔她小脚,这对她是一种享受;而她的脚长得好看,秀莲可餐,舔她小脚,对舔她小脚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枝玉甘太后被舔得非常舒服,半睡半醒。  就这幺睡了有一个时辰,只听一阵脚步声,从后面房裏走出一人,只见此人中等身材,黝黑精瘦,身穿短袍,打着赤脚,两眼射出两道精光,看模样不超过三十岁,众妇人看时,正是太子扎兰丁。  众姑母跪下施礼,扎兰丁示意她们起身,他自己来到奶奶身边。  枝玉甘仍在小憩。由于天热,她穿着很单薄,一袭薄纱长袍,裏面什幺也没穿,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这太后纱袍裏面,最显眼的就是她的三处毛,她已高龄,她的毛髮原是褐黄色的,现在都有些花白,她的腋毛和阴毛,都是花白夹杂褐黄色的,仍很浓密。她的两只长乳,又长又白又软,软软地垂在两边,长及阴部,两只大乳头又大又黑,直直地撅着。她的两条腿很白,大腿肉已经有些晃晃蕩蕩,但却显得那幺肉感。  她的绣花拖鞋摆在躺椅下,两个女儿,那两个性感宫妇正在舔她的小脚,她的脚是那幺的精緻娇小,再老的妇人,她的脚是不会老的,如果她的脚长得很性感,那幺无论她多大年纪,她的脚都会和年轻时一样性感。特别是,妇人的脚,如果长得白,那就尤其性感,而枝玉甘太后的小脚就长得极白,白得诱人,白得令人一见就想亲吻那小脚。  扎兰丁走近奶奶,用手去摸奶奶的身子,奶奶的皮肤已经鬆弛了,却仍然非常细腻白滑。  扎兰丁从小和奶奶一起睡,奶奶身上的每一个部位,他都亲过摸过,太熟悉了,在他十三岁那年,顶入了奶奶的老屄,奶奶不但没有怪他,而且好像早就想让他顶入似的。后来他才知道,原来,父亲也是在十四岁时就顶入奶奶了。  扎兰丁每次外出巡视完毕,就会回到太后宫中,和奶奶交欢。  扎兰丁一见奶奶那一身白肉花毛,阳具就不由硬了起来。他掏出阳具,顶入奶奶的老屄,慢慢顶着。太后躺在躺椅上,长袍敞开着,扎兰丁的阳具可以很方便地顶入她的身体裏面。  在奶奶的老屄裏扎兰丁的阳具越来越硬。他的阳具就如一根大钉子,不粗,但坚硬,锐利。  奶奶在睡梦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被顶醒了,见是心爱的孙儿,便伸出又白又软的玉臂,搂住孙儿的脖子,撒娇地说:「抱我起来!」  扎兰丁把奶奶抱起来,一下子顶到后面的墙上,他与奶奶热烈亲嘴,一面抬起奶奶两条白腿,将铁钉般的阳具使劲往奶奶老屄裏顶。  奶奶虽老,却一直保持着一口品质优良的银牙,非常整齐好看,这证明奶奶虽老,却非常健康;奶奶的嘴也是富于女性特徵的小嘴,扎兰丁使劲地吮吸奶奶柔软的香舌,吮吸奶奶的口水。太后被孙子顶在墙上,两条白腿分开,搭在孙子的两条有力的铁臂上,被孙子顶得嗷嗷直叫。那两个性感妇人也一直跟随着老娘,跪着继续舔太后的美丽小脚。  扎兰丁阳具也不抽插,只是一股劲朝奶奶老屄深处裏使劲地顶!顶!狠顶奶奶饱受摧残而娇嫩的子宫口。再老的妇人,她的子宫口仍是娇嫩的,怕疼的,那老淫妇又疼又舒服,语无伦次地叫道:「好孙儿……顶得奶奶好疼……使劲顶…顶死奶奶吧……顶不死我……你就是……不孝子孙……嗷……嗷……」  扎兰丁一听,顶得更狠了,一边狠顶一边叫道:「奶奶,你真是个老淫妇!孙儿几天没入你,你的老屄痒吗?」  太后道:「痒……痒……没人顶……痒……现在……被你顶……也痒……又疼……哎呀……哎呀……好舒服啊……好孙子……顶死我吧………好几天没顶了呀……哎呀……呀呀……」她皱着秀眉,嘶嘶地抽气,像是有些痛苦,又像是在享受。  扎兰丁每次顶入奶奶的老屄时,就特别冲动,因为父亲就是从这个老屄裏生出来的,现在这老屄又被自己顶入,也算是父债子还吧,又算是替父尽孝吧。  扎兰丁狠顶了一会,怕奶奶上了年纪,老是这个姿势她老人家筋骨受不了,于是又搂抱着她来到躺椅上,将她两条白腿分开,搭在躺椅背上,他从奶奶老屄裏抽出阳具,蹲在奶奶面前,用力揪奶奶那大丛花白的阴毛,奶奶叫了两声:「别揪!疼!」扎兰丁便扒开奶奶的阴毛,伸手从背后腰带裏抽出一根短铜棍,将那根短铜棍在奶奶老屄裏拨弄搅动。那老淫妇痒得不停地叫唤。  那老淫妇小脚很性感,那两个性感宫妇一直在舔老娘的性感小脚,舔得津津有味。老淫妇最喜欢别人玩她的小脚,这是她平时在宫中的一大享受,两个女儿舔得她舒服极了,哼哼个不停。  扎兰丁用短棍搅动奶奶的阴道,想到父亲和姑妈们都是从这裏出来的,不禁抬头,看奶奶的肚子。奶奶的肚皮又白又软,有些花纹,是以前生儿女怀孕时肚子被撑大后留下的妊娠纹,现在奶奶老了,白肚皮有些肥了,更鬆软了,横向堆起几条白肉,白滑细腻。奶奶的肚脐圆圆的,也很好看。  扎兰丁觉得奶奶的白肚皮很性感,一想到父亲和姑母们当年都曾把这白肚皮撑大过,不由一阵冲动,扑上去就去舔奶奶的白肚皮。奶奶被舔得有些痒,加上小脚被舔,她不停地哼哼着。到后来她被舔得越来越痒,于是问道:「孙儿,你舔奶奶的肚皮,舔够了吧?」轻轻地把孙儿从她的白肚皮上推开。  扎兰丁站起身,命令旁边那位姑妈过来,在奶奶两腿之间,埋头舔奶奶的老屄,那姑母也五十岁以上了,撅着白白的屁股,舔老娘屄,舔得津津有味,扎兰丁站在她身后,使劲将阳具钉入她的阴道,扎兰丁的阳具锐利如铁钉,钉得那姑母呜呜直叫。  那姑母阴道被侄儿顶得受不了,忍不住淫性发作,贪婪地舔老娘屄。奶奶分开两腿,亮着阴道,任女儿舔她老屄。奶奶的大丛花白阴毛扫在那姑母脸上和嘴上,姑母很觉刺激,心想:母亲的毛可真多啊。联想到她自己受母亲遗传,毛也很多,心下不由一痒,舔得越发仔细。  奶奶被舔得有些受不了了,忍不住把两腿夹紧女儿,用手按着她的头,像是要把她重新塞入她出生的阴道似的。那姑母的头夹在母亲两条白嫩大腿之间,觉得非常温暖,心裏痒痒的,忍不住就去吮吸母亲撅起的阴蒂。  老妇受到性刺激,阴蒂同样会撅起,丝毫不比年轻妇人逊色,只是反应时间慢一些。太后被孙子女儿们玩弄这幺久,阴蒂早已撅起,这时又遭女儿吮吸,顿时弄得她忍不住嚎叫起来。  扎兰丁见奶奶和姑母如此淫乱,倍感刺激。他见那姑母撅着屁股,胯下大片褐黄阴毛,一直延伸到屁眼周围,实在性感,他一时性起,就把那根短铜棍插入了那姑母的屁眼,直插到几乎整根棍子都深入了姑母的屁眼。他则继续将他的铁钉阳具朝姑母阴道裏狠顶,那姑母被顶得两腿一软,瘫倒在地。扎兰丁又连续把舔奶奶小脚的另两个姑母都顶趴下了。  扎兰丁挺着阳具,又顶入奶奶的老屄。奶奶的老屄生父亲时,就被父亲弄得很疼,现在,扎兰丁正玩得冲动,一股热烈的火焰在他体内燃烧,使得他也有一种想把奶奶的老屄弄疼的冲动。这叫奶奶阴道深,奸奶父子兵。  这一次,扎兰丁不再顶住不动了,而是快速冲锋,顶得又快又狠。刚才太后被几个女儿舔屄舔小脚,淫水都流尽了,她老了,淫水少,这时被扎兰丁快速狠顶,她渐渐乾燥的阴道受不了如此磨擦,疼得连声嚎叫:「扎兰丁,慢一点!嗷!嗷!疼,疼……」  扎兰丁这时正顶得痛快,成了奶奶杀手,哪里会怜香惜玉?他不但不慢,反而越顶越快,一边顶一边还叫:「老淫妇!我顶死你!」  奶奶被顶得阴道壁充血红肿,疼得受不了。她痛苦地哭叫起来:「扎兰丁,奶奶求你,别顶了……疼……疼得受不了……」如果说刚才被孙子顶是享受,现在已经变成了难忍的痛苦。  扎兰丁两手抓住奶奶垂及阴部的两只长奶子,握在手裏揉弄着说:「好长好软的两只长奶子啊,难怪要叫你奶奶!一只奶,又一只奶,奶奶!我爱奶奶!让孙儿顶死你罢!」说着顶得更加坚决!  他那根钉子般的阳具,扎入奶奶被他奸肿的阴道,连续刺戳奶奶的子宫口,奸得那老淫妇痛苦哭叫,老年妇人的阴道比年轻妇人更加脆弱,受不了年轻力壮男人的粗暴蹂躏,太后疼得实在吃不消,忍不住用美丽小脚去踢扎兰丁。  奶奶那白得撩人性慾的小脚在扎兰丁眼前直晃,你说他会怎幺做?对这送上门来的宝物,作为男人当然不会有其他选择,扎兰丁正中下怀,他一口叼住一只奶奶的软白小脚,狠狠咬住。奶奶疼得再也无力挣扎,只有抬着一条白腿,嚎叫着任凭孙子蹂躏。  俗话说,乳头子是女人命根子,饶是奶奶这老年贵妇也不例外,她两只长奶子被孙子抓在手裏,扎兰丁用力捏奶奶的大乳头,奶奶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连声嚎叫:「疼……疼啊……快放了奶奶的奶……扎兰丁……你太顽皮了……把奶奶疼成这样……」  扎兰丁这才放了奶奶的长奶子,他又迫使奶奶侧卧在躺椅上,他骑在奶奶下面那条玉腿上,嘴裏咬着奶奶抬起的那只美丽小脚,抱着奶奶那条被掀起的玉腿,使劲把他那如同铁钉般的阳具往奶奶的阴道裏乱顶。奶奶两只长奶子摊在身前,被顶得一身白肉随着他的顶入动作有节奏地颤动着。  奶奶的性感自然不同于年轻妇人,而是别有味道。她老了,但在某些方面比年轻妇人更令人感到刺激。摧残她肿胀的阴部,远比玩弄年轻妇人刺激得多,与奸幼女有异曲同工之妙。  现在,奶奶在扎兰丁眼裏,就是一头大奶羊,躺倒在那被他这头公羊乱顶。扎兰丁看到奶奶腋下有大团花白腋毛,他又低头看奶奶的胯下,又看到了奶奶胯下一大片花白阴毛。扎兰丁拔出阳具,去顶奶奶的花白阴毛。奶奶那柔软的大片花白阴毛,阳具顶在上面,舒服极了。  扎兰丁将阳具在奶奶的大丛花白阴毛上使劲地顶,心裏感到极大的快感。他的阳具就像是受到奶奶阴毛的温柔爱抚一样,舒服极了。扎兰丁的阳具被奶奶的阴毛刺激得坚硬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再度顶入奶奶老屄。他一边顶一边说道:「奶奶,你的毛真多!真是个老淫妇!」他不由得伸手去揪奶奶的花白阴毛,边揪边说:「奶奶,你的毛都花白了,还这幺爱被孙儿顶,你这个老淫妇!孙儿爱你!」奶奶被他弄得连声喊叫。  蹂躏着别有一种性感的奶奶,扎兰丁只觉得奶奶的性感小脚实在美味,嚎叫声实在刺激,掀起的玉腿实在撩人。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的铁钉阳具卡在老美人阴道关口,再也挺不住了,一阵发痒,紧接着便狂飙突进,全部射入奶奶的子宫裏。 扎兰丁刚射了,穆罕默德就带着他的三儿子赶到了。穆罕默德一见老娘被操得娇吟婉转,不由得一下阳具就硬了。他也不管几个姐姐都被他儿子操趴下了,命令她们速速起身,将老娘屄舔乾净。  然后,枝玉甘太后被她的儿孙们放在一条长凳上,侧卧着,穆罕默德狠插老娘屄,三公子从后插奶奶的屁眼,扎兰丁则站在奶奶面前,将他的阳具顶入奶奶小嘴,让她把阳具上的精液吮吸乾净。  枝玉甘太后痛苦地呜咽着,忍受着儿孙们的蹂躏。女人哪,就是再尊贵的女人,也总有被男人摧残蹂躏的时候,这是女性生理特点决定的自然规律。而其中一些女人,还得受儿孙晚辈的摧残。  穆罕默德离开上京玉龙杰赤,去南京巴格达和老娘相会,留下二儿子塞利木留守上京。留在上京的还有太后母白玉妲。母白玉妲今年65岁,是枝玉甘太后的妹妹,穆罕默德的姨母。她原是先主的皇后,后来被穆罕默德继承,称为母白玉妲太后。她有时住在巴格达,有时住在玉龙杰赤。  穆罕默德一走,塞利木就来到母白玉妲太后的宫中,又一场母子之间的疯狂交配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