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魔女王朝[01~2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魔女王朝[01~20]
第一章  魔女奇特的起床  S国的公主——小魔女温莎·娅菲如今已经16岁,从15岁开始当上皇位继承人的她,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前不久皇宫传来消息先皇驾崩,小魔女娅菲虽然没有正式登基为女皇,但却已经是这个帝国实际的统治者了。  在皇帝驾崩后不久,娅菲就秘密招来自己培养起来的力量,把其他皇子和公主全部贬为奴隶,关押在秘密的地牢中。而先皇的皇妃和皇后而是软禁在宫中,时不时找一个罪名处死或者找个理由杀害她们。一些妃嫔为了活命,在娅菲的淫威下像狗一样生活着。  为了更好的保证自己的安全和统治皇宫,娅菲把皇宫分为内宫和外宫,外宫就是一道深红色高围墙和一些男守卫,当然还有一些相对普通简陋的房屋。这些守卫主要的任务就是不让任何可疑的人靠近皇宫周围,说白了就是娅菲的看门狗。过了外宫再往里经过一个五米多的金黄色高墙则是内宫,而内宫中一个个雄伟壮丽的宫殿也昭示着它的皇宫的核心地位。在金黄色高墙边上娅菲的私人女兵卫队,牵着跪在地上爬行的男奴来回巡逻着,她们时不时偷偷地坐在男奴后背上息几分钟。再往里就是内宫的中心处—娅菲的寝宫了,小魔女在这里每天在这里过着糜烂而又快乐的生活。  娅菲在14岁时被诬陷废掉名号、禁足,同时又被D国四王子抛弃。从那个时候开始,娅菲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虐杀奴隶,算算这些年娅菲虐待致残致死的男奴(女奴)多的不计其数。虽然娇俏美丽的娅菲变得可怕多变又残忍冷血,但是还是有一些达官贵人和不长眼的公子哥们拜倒在她的裙下,心甘情愿的成为她的玩物和奴隶。这越发的让小魔女娅菲变得飞扬跋扈,在她的眼里人命变得很轻贱,别说是普通的婢女、奴隶,甚至是帝国一些小贵族的公子和千金想虐就虐,想杀就杀。  自从控制了整个帝国以后,娅菲早上就没有起过床。大臣要是有事请示,那幺必须在跪候着等到娅菲起床。而且娅菲很是喜欢睡懒觉。她总穿着雪白的丝质蔷薇花纹睡袍,露出丰满白皙的臀部和圆润光滑的大腿,懒懒地躺在特製宽大柔软的大床上。不过,有时特殊情况需要早起,那幺娅菲就会让床洞下的贱奴隶用舌头温柔轻舔下体的方式来慢慢叫醒她。但是有些时候,奴隶舔得太舒服了,她刚被舔醒,然后又在奴隶温柔的舔吸按摩中,轻声哼哼着睡着了。这时跪在下麵侍候她起床的奴婢们是一点都不敢出声的,她们一直跪到小魔女娅菲自己想起来为止。有时她们的膝盖都跪破了,娅菲还是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今天更是如此,小魔女娅菲半梦半醒中就命令侍女牵来了产妇奶妈——先皇最年轻的妃子。这个被男奴日夜姦淫后怀孕变成奶妈的可怜妃子赤身裸体跪在娅菲床头边上,把乳头伸到了娅菲微张的小嘴边。半睡中的娅菲闭着眼睛张开小嘴轻咬着乳头,吸吮着乳汁。  喝了一小口人奶,娅菲满意地发出「嗯」的一声,用手轻轻打了个手势。只见跪在下面的婢女们忙了一会儿,娅菲睡觉的大床上出现了两个窟窿,窟窿下面分别出现了六皇妃、七皇妃的头部,她们的嘴分别对应着小魔女胯下的蜜穴和屁眼。在朦朦胧胧中娅菲继续吸吮着奶,很是随意地张开修长健美的玉腿,用大腿根夹住了窟窿下麵六皇妃的头。被夹得六皇妃马上很顺从地嘴巴包着娅菲的蜜穴,用舌头不停地舔吸讨好着。  而娅菲屁股下面压着另一个皇妃肿得像猪一样的头。可怜的皇妃一边承受着小魔女浑圆小屁股地坐压,一边还得用舌头不断地舔着她的菊花。原来,娅菲屁股下面服务的奴隶如果脸太瘦太小了,坐在上面不够柔软,小魔女都会把脸打胖打肿,然后再舒服的垫坐在屁股下面。  两个皇妃就这样跪在窟窿里乖乖地口舌服务着娅菲,娅菲舒服的不时细眉得意挑动,不时用银牙狠咬下口中的乳房,不时用吮着乳头的嘴发出「嗯、嗯」声音。她的模样在胯下奴隶低贱的衬托下更显得娇俏可爱又高贵迷人。这时娅菲脚边也爬过来两个娇美可爱的女奴含着娅菲的脚趾舔吮起来。这样娅菲在几个奴隶的口舌仕奉下,躺着享受了一个多小时,她的屁股被奴隶舌头舔得粉嫩而又水灵,而娅菲在上面舒服的一颤一颤的抖动着圆润的屁股。  舔着舔着娅菲感觉有些内急,来了尿意。不过,小魔女睡觉的时候从来都是躺在床上,把尿撒在跪绑着的奴隶嘴里的。娅菲轻轻张了张秀美的玉腿,用手随意地拽起胯下六皇妃的头髮,半睁着眼睛故意撒娇地说道:「好姐姐,你用嘴给我接尿好吗?人家不想起来嘛。」话刚说完,娅菲在坏坏的奸笑中扭动着嫩白丰满的臀部,直接把私处对準胯下美女皇妃的嘴,肆无忌惮地撒起尿来。  只见淡黄色的圣水从娅菲粉红的尿道口里快速地直射而出,落入六皇妃的嘴里打着转,起着沫。由于尿速急了一些,下面接尿的可怜皇妃拼了命地张大嘴「咕噜咕噜」的喝着,她的喉咙在尿液高速的冲击下,不停艰难地抖动着。看出来这些天娅菲手下的侍女没少残忍地训练她。虽然六皇妃如此卖力的喝着娅菲的尿,可是由于嘴巴小了一点,所以还是有一点点的尿从她嘴角里溢出来,滴在了乾净的床上。  娅菲看到后,小脸一绷,不高兴地说道「没用的奴隶,尿也接不好。」然后用美腿美穴死死捂住她的口鼻,把她直接夹坐在了胯下。  没多长时间,可怜的六皇妃因为窒息在娅菲的胯下不停地颤抖挣扎着。而娅菲很享受似的,半闭眼睛轻哼着继续用腿狠命的夹她,同时她命令屁股下面的另一个皇妃用嘴包住屁眼舔她的菊花。屁股下麵坐着两个皇妃,娅菲还不满足,她还调皮的命令喂自己奶的小皇妃贴着床角爬到脚边,给自己舔脚。那边小皇妃往床尾爬,这边娅菲抽出小女奴嘴里的玉脚,不时用小脚丫逗弄着跪行着的小皇妃的嘴巴、舌头、鼻子还有乳房,而驯服的小皇妃不敢躲,有时甚至用身体、头部配合着小魔女脚丫子的逗弄。  小皇妃刚爬到床尾,娅菲顽皮地一笑,猛地把脚掌全部塞进了她的嘴里,小皇妃的嘴马上被撑的很大,两个嘴角都裂开流出了血,她疼得眼泪掉了下来。可是就算如此,她还是不敢反抗,而且还下贱地用舌头讨好地按摩着塞进嘴里的玉脚美趾,娅菲被她舔得咯咯乱笑。小魔女的脚趾头时而弯曲压着她的嘴巴,时而打开脚丫子夹住她的舌头,让她舔着脚趾缝。  娅菲这样玩了一会儿,调皮的娅菲又想到了新花样。小魔女用一个脚插顶着小皇妃的嘴,另一个脚压着她的头有节奏地往下按着,这样小皇妃张大了嘴巴,不停地吞吐着娅菲玉脚。  娅菲故作惊讶地坏笑道:「小姐姐,你的样子好像在给我的脚做口交呢。看你技术不错,一会儿你给我下面做口交好不好?」下面跪着的小皇妃一听,身体轻颤一下,脸羞得通红。  看到这个反应,娅菲俏脸一变,把脚从她嘴里猛然抽出,然后一脚狠狠踢在她的脸上,骂道:「贱货,给你脸不要脸,要不是看在父皇的分上,早把你杀了。」  可怜的女人重重摔倒在地上,可是她马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快速到小魔女脚边给她不停地磕着头。这时娅菲玉臀一甩,直接把胯下昏死过去的六皇妃脖子扭断,然后用屁股在另一个皇妃脸上做一个转圈的动作坐到床边,用两只玉脚狠狠踩在小皇妃磕头的脸上,她的脸在娅菲的玉脚下踩得不成人样了。  娅菲高傲地抬起头说道:「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舔到我的脚后跟就饶了你。」  小皇妃听到后,用被踩的变型的脸贴着冰冷的地板,狠命的转着头,伸长舌头努力的够着娅菲脚底板。在她的不停努力下,在脸皮被直接蹭破,并付出了「血的代价」下,才在半死不活中舔到了小魔女的脚后根。  娅菲看着出现在乾净地上的红红血迹和拼命地伸长了舌头的小皇妃,扑哧笑出了声,然后把脚一抬说道:「这次饶了你,下次直接扔到厕所里,哼」。  不过刚一抬脚,就发现小皇妃脸上流出的血粘在了自己白皙乾净的脚掌下面,娅菲又气得用玉脚在小皇妃的脸上又狠狠跺了几脚。  娅菲看着满是血的玉脚,懒洋洋地叫道:「红儿、蓝儿,侍候起床」,然后踢了一脚下面的女奴,女奴们低着头爬过来把娅菲脚上的血渍仔细舔洗乾净。            第二章  魔女奇特的起床2  不远处跪着等候的两个双胞胎小美女听到娅菲的使唤声,快速爬起来,各自骑上小马奴,狠命鞭打着往这儿跑了过来。她们刚到床边,就一左一右地跪在了娅菲的两侧帮她梳妆着,当然她们的膝盖下是奴隶柔软的后背。  那边,跪着等候洗漱得奴隶们,也开始了她们的工作。只见八个模样俊俏的美少女,有四个趴在地上给娅菲舔着玉脚,四个轮流着给娅菲舔洗着小穴、屁眼。外面又走来十多个高挑身材的美女,拿着各种器具,给小魔女的洗漱工作做着準备。  小魔女洗漱的过程很讲究,不时能听到她的娇笑声和脚扇女奴耳光的声音。这样娅菲玩了一个多小时才洗漱完,然后命令贴身丫环小红小蓝给自己穿上性感的三点式白色泳装,脚上分别让两个美少女奴隶用嘴含着豹纹高跟凉拖的前掌和鞋跟,前面的美少女用嘴含在鞋尖往小魔女脚丫上送,而后面的美少女奴隶嘴含着鞋跟往小魔女的脚后根上靠。娅菲今天心情不错,也没有难为她们,所以把脚往前一伸穿上了鞋。  穿好后,娅菲拿上鞭子,叫女兵牵来一个四肢粗壮、背阔腰圆的母马,娅菲舒服的骑坐在这个肉乎乎的母马上,然后猛然挥动马鞭,往它身上狠狠抽了过去,只见母马身上单薄的衣服直接被抽开个口子,奴隶白皙的身体上马上出现了红红的鞭印。被抽打后,母马没有发出凄厉的惨叫,而是像真马一样发出悲鸣,然后快速地按照娅菲的指示,爬了起来。  因为马奴跑得挺快,而且泳池也不远,所以不一会儿娅菲骑着奴隶就到了泳池的边上。娅菲没有下马,而是直接坐在马奴身上,把鞋踢到泳池里面。随着高跟凉拖的下落,两个穿着潜水衣的男奴用嘴巧妙地接住了小魔女的高跟凉拖,叼着高跟凉拖游了过来。娅菲看都没看这两个奴隶,翻身下马踩在泳池边跪着当脚踏的男奴身上跳进了游泳池中,这时泳池中央升起了一个大躺椅。娅菲游了几下,就懒惰的躺到上面休息起来。只见躺椅下面有几个奴隶用嘴拱托着娅菲的屁股,还有几个奴隶用嘴舔洗着娅菲的玉足。娅菲又闭目睡了一个回笼小觉,才命令奴隶们用嘴一边服务着自己,一边让带动着躺椅游向泳池的另一边。  娅菲的泳池另一侧像海滩一样铺上了厚厚的细沙,这些沙子在晨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如同金子一样。沙滩的边上有一个小凉厅,凉厅的柱子上有个奴隶被反绑成人肉凳子。娅菲轻轻按了按奴隶平平的像板一样的后背,就舒服地坐了下去。这时又有一个奴隶跪在娅菲后臀位置上,身体连着一个像靠垫一样的东西。娅菲向后一仰悠闲地坐在人肉椅子上,命令小红、小蓝把早餐端到这儿来。  娅菲吃早饭的桌子也是很特殊的。因为不管从插在埋进沙子男奴嘴里的桌腿来看,还是桌角上都跪绑着奴隶来看,都是很别致的。娅菲不经意地往下瞅了瞅四个奴隶,突然间她发现这几个奴隶很面熟。站起来定睛一看,原来真的是故人。这些都是娅菲12岁之前的好友,只因娅菲被夺了权势,便离她而去了。虽然如此,娅菲也没有想要抓他们。  娅菲猜想这是小红擅自做主偷偷给抓来的,她轻掐着小红的小脸骂道:「贱婢,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怎幺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把他们全绑来了?」  小红听到后马上吓得跪在地上,不敢说话。本来小红也是想给主子一个惊喜,没想到这个娅菲却是一个不喜欢下人自作主张的主子。当然看着小红乖巧认错的样子,娅菲也不想重罚她了。  娅菲用脚扇了小红两个耳光然后懒洋洋地说道:「小蓝,给他们选好位置,小红罚你舔脚。」  听到命令后,小蓝把这四人中的两个美女撅着屁股,脸贴着地跪好在娅菲的脚下,把一个帅哥和看着非常老实的女孩子跪在了娅菲侧面。娅菲看着四个人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叫小蓝也坐过来,然后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蓝儿,你太淘气了。嗯,传膳吧。」  娅菲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把脚伸到两个美女嘴巴前说了声「按摩」。两个美女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怎幺办才好,也不敢问,只好转过来想用反绑着的双手来按摩娅菲的玉脚。  不过娅菲却用脚踢开她们的手,用脚尖挑起她们的下巴说道:「记住,我高贵的脚是你们这些贱奴的狗爪不可以碰的,所以你们要用舌头来按摩。」两个美女被抓来的时间短,听到这话,都是一愣。  看到两个人这个表情,娅菲眉头一皱,骂道:「没听清楚吗?快点用你们的贱舌头给我舔脚趾。」  虽然这个要求对两位美女来说很欺辱人,但是胆小的她们不敢不从,她们低下头,分别用舌头小心舔起了娅菲的脚。娅菲一边享受着昔日好友的舔脚按摩,一边还不时把地上的残食和垃圾,用脚丫子夹起来喂着那个帅哥和很老实的女孩子。等到脚喂髒了就让两个美女舔乾净,然后再去夹,再舔乾净。只有觉得两个美女的嘴巴舔髒了用水清洗的时候,才把脚伸到小红面前,让她吸吮。  吃得差不多了,娅菲用脚钩住那个老实女孩的下巴问道:「你是小蓉吗?」  女孩听到这话就委曲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娅菲看了不高兴地说道:「没有规矩,打。」  马上有两个肥壮的婢女小跑过来,像死狗一样拖走小蓉,一个拿出小竹板狠命地扇着小蓉的脸,一个用脚下的长靴狠狠踢着小蓉的下体。等到小蓉被打得奄奄一息了,她们两个才拽着头髮重新把她拉到了娅菲脚下。  娅菲看着被打得更加老实的女孩子,用脚踩着她的头说:「哼,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女孩这回不敢哭了,她抽搐着嘴刚想要回答,娅菲却坏坏地一脚踢在了她的嘴上,然后叫女兵又把她拖过去打了一顿。等到婢女们把女孩重新拖过来的时候,女孩除了浑身哆嗦以外,没有任何反应了。  娅菲用手抓起她的头髮,仔细看了看她惨白的脸,说道:「看在你这幺像小蓉的分上,也给我吮脚趾头吧」。  其实娅菲知道这个女孩子就是小蓉,就是想故意羞辱折磨她。而小蓉也彻底打怕了,并且她也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地位和处境。所以,她十分顺从的趴在地上,给娅菲舔起了脚趾头。  娅菲再看了看那边跪着的帅哥,一脚把下面舔脚的几个女孩踢开,伸出玉足猛地踩住帅哥的头,问道:「这不是琛哥吗?」  因为有小蓉的前车之鑒,所以帅哥试着回答道:「我不是琛哥,我只是菲儿您的奴隶。」  就算是这样的回答也让帅哥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个脚耳光。「菲儿是你叫的吗?你这个臭奴隶」娅菲俏脸一变,用脚狠狠踢跺着琛哥的脸。  踩跺了十几脚后,琛哥的脸已经有些变形了。但是娅菲还不解气,她叫来婢女轮流继续踢踩践踏琛哥的脸。没一会儿这个帅哥的头被踢得肿大,就连门牙都被高跟鞋跟踩掉了。  看到这个场景,那边的两个美女直接吓傻了。当娅菲走近她们时,她们马上匍匐在娅菲脚下,亲吻她的脚。当娅菲把脚抬起来的时候,她们两个很顺从的趴在地上让娅菲踩她们的脸。  娅菲故意问道:「你们两个又是谁?」  两个美女这时已经彻底驯服了,所以异口同声的回答:「我们是您的狗。」  娅菲这才稍微满意然。「以后你们一律叫我主子,谁再犯错就绝不轻饶。」  小蓝看到娅菲玩的差不多了,跪下请示道:「主子,我和小红服侍您更衣吧,大臣们在外跪等了很长时间了。」  娅菲虽然不悦,但是还是知道以大局为重,所以没说什幺,坐在金色大皮沙发上,跷着二郎腿,让婢女们给自己穿上了衣服。本来娅菲应该穿上象徵女皇权力的凤凰长裙,或者也得是公主应该穿得宫装礼服。但是娅菲却让婢女们给自己穿上黑色紧身低胸连衣裙,脚蹬黑色锃亮的尖头高跟鞋,足穿一双黑色蝴蝶花纹丝袜,手戴及肘长筒手套。更过分的是,要上朝的娅菲竟然戴上了两只骷髅黄金耳环和一条蛇骨钻石项鍊,这让娅菲显得妖豔妩媚而又美丽性感。不过等到娅菲头上戴上庄重华贵的金色凤冠时,就显得有些不搭配了,至少怎幺看都不像是一国公主,反而像是一个魔女、妖女。  这边小红、小蓝都跪着劝了几声,但被娅菲甩了几个耳光后,也不敢再劝了。娅菲气得拿出皮鞭指向小红、小蓝道:「下回再惹本宫不高兴,就把你们小屁屁抽烂。哼。」小红、小蓝连声认错答应。             第三章  魔女早朝路  打扮好了的娅菲迈着优雅的脚步向琛哥走去。随着「嗒、嗒」的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音传来,琛哥艰难抬起头看向了娅菲。首先进入他的眼帘的是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再往上是浑圆丰满的翘臀,这让他的下面马上起了变化。娅菲本来只想再吓唬吓唬他,没想到竟然这个男人会在她面前勃起。娅菲一只脚插琛哥的嘴里,另一只脚狠狠踩向他的命根子。一声惨叫,娅菲摆了摆手,婢女们把琛哥和那三个女孩都押了下去。  婢女们这时发现娅菲的高跟鞋有些髒了,所以把十几只舔鞋男奴隶牵了出来。娅菲看都没看地下跪着的奴隶,而且还用高跟鞋踢走了爬过来舔鞋的贱奴。  娅菲不悦地说道:「小蓝呀,这些男奴嘴巴乾净吗?别把我的高跟鞋舔髒了,我这双鞋可比他们的命还金贵呢。」  听到娅菲询问的话,小蓝马上跪过来回答道:「回主子的话,这些奴隶脸洗了3遍,牙刷了6遍,口中专门戴着擦拭器,而且全部消毒过了。最适合给您清洁鞋子了。」  娅菲这才把高跟皮鞋伸到两个长得比较帅、看着顺眼的奴隶嘴巴前,冷冷地命令道:「你们两个给我好好舔鞋面,舔不好,直接处死。其余的奴隶给我舔鞋底吧」  下面的奴隶,听到小魔女的话后,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赶紧开始伸出舌头,用心地舔起了娅菲的鞋。这时娅菲发现这两个舔鞋面的奴隶,是前几天抓来的贵族帅哥,刚开始还很不驯服,没想到现在却如此卖力地舔着鞋。  娅菲故作惊讶地说道:「哎?你们两个不是很有骨气嘛,怎幺也给舔我的鞋呀?你们现在的样子,到不像贵族,而是好像癞皮狗,好下贱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下面那两个贵族男奴被羞辱的涨红了脸,但是嘴上却一点也不敢停,继续给娅菲舔着鞋面。过了好长时间,上下的奴隶们终于把娅菲的两只高跟鞋都舔得光滑如新了,而娅菲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欣赏男奴拼命舔鞋的贱样轻笑着。  娅菲的高跟鞋已经被舔的光彩夺目了,可是这时有一个奴隶不小心咬了一下娅菲高贵的高跟鞋跟。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了娅菲的怒火,她不由分说,重重的一脚踢在了奴隶的头上,拿出皮鞭,踩着奴隶们的头,用力的抽打起来,由于头被踩住,奴隶们只能徒劳地在原地痛苦的扭动着身子。  抽打了一会儿,娅菲转身对小蓝命令道:「把这个奴隶的牙齿全部拔掉,扔到厕所,其他奴隶全部割断手脚筋,赏给侍女们当性奴,那两个贵族帅哥嘛……嗯,舔得蛮认真的,蓝儿你好好训练一下,留着给我舔脚趾头吧。」交代完命令,娅菲就示意出发,去上朝。  小红早就把体格健壮、肌肉丰满结实、浑身光滑完美的母马——皇宫最健壮的三公主,也就是娅菲的同父异母的姐姐牵来了,让她像一座大肉床一样趴伏在娅菲高跟鞋下。娅菲调皮地用高跟鞋尖踢了踢马奴下麵硕大挺拔的乳房,健壮的乳房颤巍巍的,像两个充满气的圆球一样晃动不止。而被踢的三公主,马上膝盖弯曲着小腿贴地,双臂撑直,平整厚实的背部努力上挺,像一匹训练服帖的真马一样,姿势规範地恭敬等着曾经的妹妹——娅菲骑坐上她的身体。娅菲欣赏了一下马奴的候骑姿势,抿嘴微笑,轻轻撩起长裙的下摆,抬起穿着漂亮高跟鞋的玉脚,修长的大腿在轻轻跨过奴隶的身体,丰满的小屁股十分优雅地骑坐在了三公主的后背上。  娅菲健美的长腿「U」字型的夹在三公主半赤裸的脊背上,把高跟鞋踏在马镫上,胯部沈稳坐压在了她的肉背上。从娅菲的寝宫到金銮殿,距离并不远,也就几百米的样子,走路也就几分钟。但是如果奴隶爬那就是很长一段距离了,特别是一个女奴,而且身上还骑着一个人。坐在性感的马奴背上,娅菲手拉着套在三公主脖子上的缰绳,快乐地抖动一下,双腿一夹胯下奴隶那敦实迷人的肉体,奴隶马奴立即快速爬行起来。  享受骑着自己三姐的美妙感觉,她夹紧胯下马奴,娇笑着说道:「三姐,你要快点爬哦,菲儿妹妹有些着急了。驾!驾!」  话音一落,娅菲就拿起皮鞭狠狠抽了几下,下面的马奴疼得飞快地爬了起来。娅菲私毫不顾往日的姐妹情面,不时用皮鞋踹三公主粉嫩的脸,用皮鞭狠狠抽在她雪白的屁股上,娇声叱喝着。这样,娅菲美美地骑坐着肉乎乎、软绵绵的三姐身上,到了目的地。而下面的三公主噙着眼泪,忍受着一样是公主,甚至前些天还一起玩耍的妹妹的骑乘,四肢着地,艰难地飞爬着,到了金銮殿的门口就累倒了。  金銮殿内雕樑画栋,富丽堂皇,从门口到大殿凤椅处一直铺着红地毯,娅菲纵身下马,几步上了殿,坐在了华贵舒服的凤椅上。凤椅上部分雕刻的是凤舞九天的美图,而四脚雕刻着龙趴地头的耸样,而娅菲坐在上面,脚下踏着男奴,让大殿中的所有女人都比男人高一等一样。  小红小蓝站在娅菲两边高声喊道:「上朝,跪拜,行大礼!」  几十个大臣跪在下麵齐声道:「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娅菲庄重地坐在那里,等着大臣们都磕完头,才慵懒地说道:「平身,都起来吧。」  大臣们有一些起来,但是大部分都依旧跪着,只是直起了腰,小心翼翼地手执摺子,向娅菲请示着各项事务。因为,娅菲反感大臣有事没事上折,所以规定上奏摺必须跪在地上。这确实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麻烦。而且,娅菲虽没正式登基,但是已经完全控制了帝国的各个权力机构。对于那些乱说、乱上折和反对她的大臣,娅菲採取了蚕食政策,今天找个理由处理一个,明天找个藉口免掉一个,等着过了一段时间,就把自己的近臣全部安排在了帝国机构各重要的位置上。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女官,虽然以往S国历史上也有过不少女官,但是不管是从权力上还是数量上,都无法跟现在比拟。  坐在那儿听大臣们滔滔不绝地彙报事情,娅菲又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在S国有着至高无上权力的女人是比以往的任何一位上位者都要难伺候的,因为她的性格不仅喜怒无常,而且一生气就杀人。一看到娅菲阴沈的脸色,大臣们就不再讨论任何事情了,而是像木头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散朝。  娅菲并没有说话,脸上除了阴冷也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秀美的玉足下的高跟鞋跟轻轻敲击了几下地面,小红连忙低头附耳听娅菲的吩咐。小红仔细听完娅菲的吩咐后向群臣扫了一眼说道:「外交司杨大人留下,其余人退下,退朝」。  看着傻站着的杨大人,娅菲轻轻勾了勾手。虽然这个杨大人有些不愿意,但还是跪下来爬到了娅菲的脚下,而娅菲则是毫不客气的骑了上去。看样子,娅菲不是第一次骑这些朝上的大臣了。娅菲骑坐在杨大人身上,双腿一夹,喊了一声「驾」就往殿外行去。小红、小蓝紧跟着追了出去,不过杨大人爬得很快,小红、小蓝追得香汗淋淋才追上。娅菲看着胯下爬得大臣和后面追的丫环,笑得花枝乱颤。臀部随着杨大人的爬行,有意无意地来回大幅度晃动。  玩了一会儿,娅菲才发觉到有些乐极生悲了。因为在骑行颠簸中,娅菲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屁股痒痒,想要上厕所。肚子不舒服,屎也不能拉在杨大人嘴里,所以必须快点到自己专用的厕所里,还好娅菲豪华的厕所就在附近。所以,娅菲飞身下马,踢了一脚杨大人,留下「哼,算你命好」的话就往厕所去了。其实,娅菲平常小便全是撒在奴隶嘴里的,不过大的也要这幺处理,一是味太大;二是难度大,很容易弄得到处都是,看着噁心。所以娅菲没有办法,只好建造了好几个奢华宽敞的厕所,厕所内不仅装饰得非常漂亮,而且便器里一律跪绑着赤身裸体并且拔掉了牙齿的英俊小伙子。其实娅菲不是怕有牙齿的男奴会咬她屁股,而是娅菲坐在有牙齿的男奴脸有点搁屁股,坐着不舒服。这些年轻英俊的男人可是从来没有吃过屎的,但是却长期强迫训练吞食过各种软体食物和液体食物,当然那些软体食物和液体食物形状和味道都是很接近屎尿的,说白了就是娅菲屎尿的替代品。这样做得好处就是娅菲上厕所时又能很舒服地把屎拉在从没吃过屎的乾净男奴嘴中,又能体会青涩的新奴隶在屁股下面想要挣扎又不敢挣扎的快感,而且整个拉屎的过程还非常的乾净。  贵为帝国掌权公主的娅菲,上厕所当然不能穿上朝的衣服。娅菲贴身小丫环小红和小蓝帮她脱掉裙子,披了一件半透明的小衫,隐约露出了里面的无纹白色大乳罩和粉红系带小内裤。而娅菲手上则是换上了专门打奴隶耳光的黑色软皮手套,脚上换上了专门踢奴隶用的黑色金属尖头过膝长靴            第四章  魔女如厕前的準备  娅菲依旧骑着三公主往厕所行驶过去。刚进厕所,几个美女奴隶就飞快爬过来跪在了娅菲脚下。娅菲没有下马,依旧坐在三公主柔软的背上,然后用靴子踩着美女奴隶的头,让她们用嘴给自己脱掉内裤。因为娅菲坐在马上,所以女奴们费了半天劲才脱掉了她的内裤,这时娅菲毛茸茸湿漉漉的美阴漏了出来。娅菲一点都不害羞,而且还抖了抖屄上的毛毛,蹬了蹬脚上漂亮的过膝长靴,然后把靴尖和靴跟分别插在地上只露着头的四个鞋奴嘴里,光着屁股,舒舒服服、懒洋洋地坐在了马桶上面柔软舒适的沙发躺椅上。  躺椅下面有个洞,洞下面就是那些可怜的吃屎男奴了。沙发的旁边还放置着红酒、饮品、甜点、还有虐待奴隶用得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试想一下,任何一个女人坐在这样的便器上面,然后往跪绑在下面的男奴嘴里拉屎撒尿那是肯定相当爽的。而且女人拉完屎还可以坐在上面喝着红酒,虐打着奴隶,让下麵的男奴们对自己的屁眼和小穴进行口舌仕奉。不过,在帝国的女人中,除了娅菲以外,也就帝国元帅蒂高·奥兰的千金、也是娅菲的闺密好友——蒂高·梦雪享用过如此高档的厕所。  坐在沙发躺椅上的娅菲突然想到自己曾经的男朋友——D国废太子(四王子),已经被自己秘密派出去的手下抓了回来也有好几个月了。想想看,现在应该是可以拿来玩了。想到这里小魔女娅菲露出了非常可爱的笑容。  其实娅菲对四王子还是挺好的,起初也很喜欢他。只是为了政治前途四王子无情的抛弃了被贬的娅菲,而娅菲现如今阴差阳错的马上要当上女皇了。娅菲被四王子抛弃的时候就暗暗发誓要把他抓起来,狠狠地修理。并且幻想着在他嘴里地拉屎撒尿,并要让他跪在地上舔乾净她的私处和屁眼。  曾经的幻想,没想到马上就可以实现了,这令娅菲兴奋不已。在娅菲的命令下,没到几分钟婢女们就把四王子像狗一样牵了进来。娅菲坐在沙发上用轻蔑的眼神看了一眼曾经的前男友,命令他低头跪在自己胯下,再让婢女们把他的手和脚用「工」字型的铁架死死地把绑在了一起。  娅菲哼了一声,骂道:「贱狗,叫你坏,叫你坏,我踢死你。」  娅菲抽出鞋奴嘴里的高跟长靴,看似毫无章法,其实每一脚都是很阴毒地踢向四王子的腰部和下体,四王子被踢得疼痛难忍,但是他不敢出声,更不敢抬头。因为被调教虐待了几个月的他知道,不管是哪个女人踢他,都是他必须要忍受的。所以四王子整个身体除了乱颤狂抖以外再没有其他一点的动作,更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  娅菲的靴子是专门为了踢打不听话的男奴準备的,就算是非常强壮的男人,在她的美脚皮靴的狠踢下,也会轻易丧命,曾经有一个小男奴,被娅菲三脚就给踢死了。娅菲也担心不小心把自己的前男友踢死,她还想好好虐待玩弄他呢。  娅菲看着胯下顺从可怜的前男友,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冷冷地说道:「爬到我的胯下,用嘴包住我玉户,好好舔我小妹妹。」  胯下的四王子听到这个声音觉得有些耳熟悉,所以轻斜着头往上看了一眼,结果当他看到娅菲这个他的前女友的脸时,愣了足足有好几秒钟,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快速地低着头向娅菲的胯下靠了过去。娅菲看到胯下低贱的男奴竟然敢抬头看她,还好这是她曾经的男朋友,不然肯定会挖出双眼,然后扔到厕所残忍的惩罚,不过就算是她的前男友,这个罪行也是不可饶恕的。娅菲粗暴地抓起前男友的头髮,嘴里喊着「叫你看、叫你看」,用专门打耳光的黑皮手套左右狂扇着四王子。四王子像狗一样「呜呜」叫着,他不是不会说话,是因为没有得到小魔女的允许,不敢说话。  小魔女娅菲手扇耳光扇累了,就改用脚扇。她让四王子跪好在沙发前,然后用黑色高跟皮靴继续踢扇着他的脸颊,只见娅菲往侧向稍稍抬起腿,然后猛地横向挥动!高跟皮靴侧面的靴帮狠狠地抽在四王子的脸颊上,把他踢向一侧。不过这还不算完,娅菲又快速地挥动到另一只的靴子几乎瞬间又挥回来,再次狠狠地抽在四王子另一边脸颊上。四王子的两边脸颊顿时鲜血淋漓,娅菲高跟美靴上也染了不少血。不一会儿四王子的脸红肿得像猪头一样,脸颊上的皮肤已经被打得没有一块好肉了,娅菲才停了下来。  看着猪头一样的四王子,娅菲笑着说道「猪一样的东西,还敢窥视本宫,张嘴!」  四王子嘴巴还没张开,娅菲的高跟长靴靴尖就往他的嘴里踢去。只见拥有锋利锐角的金属靴尖很轻鬆就撬开了他的牙齿,塞进了四王子的口腔里。娅菲更是毫不客气地脚下一用力,靴尖直接插到了四王子的喉咙里,高跟靴前掌大半插入了他的嘴里。四王子的嘴角被撑得裂开了很大一道口子,下巴也差点被撑得脱臼了。  可是就算如此,四王子也不敢用牙齿去咬高跟靴,只张大嘴巴含住娅菲的高跟皮靴尖头和前掌,「呜呜呜呜呜呜」的发出怪声。看着嘴巴被皮靴塞得满满的,前男友滑稽的撑大了嘴,发出痛苦异常的闷声,娅菲还是不解气。她又把锃亮的黑色高跟长靴毫无忌惮地在四王子的嘴里肆虐着,靴子尖硬的金属尖在他口腔中戳出了很多伤口,鲜血从四王子的嘴角边上流出来,把娅菲的高跟靴的前面染得一片殷红。  娅菲这才从四王子嘴里拔出高跟皮靴,收回了脚,用高跟靴尖粗暴地挑起四王子的下巴。四王子被打害怕了,他不敢动弹身体,只能顺着娅菲的靴尖的动作,努力向上扬起头,可又不敢正视娅菲,耷拉着眼皮。娅菲很享受这种至高无上的感觉,她用靴尖顶着他的下巴,左右转了转他的头,轻蔑地欣赏着前男友痛苦的表情,而四王子的剧烈颤抖从小魔女的过膝长靴尖头传到美腿上,让她下麵阵阵发热。  娅菲这时把脚放了下来,夸张的分开大腿淫蕩地坐了下来,这样坐的结果娅菲私处的密洞和黑黑的森林马上露了出来。  娅菲调皮地说道:「还不快点爬过来舔!」  说完娅菲抿嘴轻笑着用高跟皮靴勾着四王子的脖子让他快速地爬到胯下来,四王子吃力的在地上艰难爬着,快到胯下时,小魔女双腿突然张开,然后快速夹住他的头,把他的头用玉腿直接夹按在自己的美阴上,只见四王子的口鼻正好贴到了娅菲的密穴上。其实刚打完耳光的男奴肿胀而又柔软的脸贴在阴户小穴上的感觉是很美妙的,而且用玉腿夹着跟夹小女孩儿嫩嫩软软的脸一样舒服。  四王子被打的已经完全驯服在娅菲的淫威下,他只能跪在这个好像是前女友的美女胯下,顺从地把脸贴在她的大腿根下,然后张大嘴巴包住她的蜜穴,忍住屈辱与噁心将舌头伸进娅菲的肉缝里,用舌头按摩着蜜穴里的小肉芽。而娅菲小手紧紧抓住前男友的头髮,美腿紧紧夹着前男友的头,用毛茸茸的小穴顶着男友的嘴巴,美美地躺在沙发上。  这只是娅菲拉屎前的一个习惯,她喜欢一边拉屎,一边让男奴在她的胯下不停地按摩自己的阴部,而且在此过程中小魔女还肆无忌惮地往舔阴男奴的嘴里撒尿。其实原本娅菲并不想现在就把四王子绑在胯下为她的阴部服务,也不想让他变成厕所的一部分。她要让四王子当够自己的脚奴、狗奴、马奴和性奴,最后玩腻了才扔到厕所中当私人便器使用。可是,娅菲今天就想虐待他,然后又赶上自己要厕所,所以就临时拿来当成舔阴奴隶使用了。  娅菲舒服地坐下以后,她的屁股下面沙发洞口马上出现了一个年轻、英俊男奴的头,哦,这应该是吃屎奴。娅菲看了看男奴的位置,然后抖动着自己的浑圆的屁股,命令这个从地底下出现的可怜男奴用他没有了牙齿的嘴巴包裹住自己的屁股,然后让他的舌头直接伸进自己的屁眼里按摩着。  对于娅菲来说,让男奴按摩清洁肛门屁眼这一套动作非常嫺熟。但是含着她小穴的四王子却很笨拙而又吃力。四王子只能按照娅菲的动作,艰难挪动着捆得死死地身体,无力地爬过来爬过去配合着她屁股的挪动。娅菲看着前男友像小狗一样的趴在自己阴户上,随着自己的动作,没命地含着自己的屄来回爬着,然后还惧怕地用舌头轻柔着自己的美阴蜜穴讨好自己,抿着嘴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笑了半天,挪动了屁股半天,娅菲前后夹着两个男奴的头终于坐了下来。她光着的屁股直接凹进了沙发里,前面紧紧夹着四王子的头,后面狠狠压在沙发下面洞里的男奴脸。从旁边看,两个男人的脸和娅菲的屁股如同长在一起一样,非常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屎奴和四王子的嘴巴都已贴在自己洞上,但是娅菲并不着急把屎拉出来,因为娅菲只有玩弄够、虐待够男奴了,才会把屎尿排泄到他们的口中。             第五章  魔女黄金圣水  「舔,我要是不说停,你们一直舔下去。」一个冷冷的声音,一个简单的命令,虽然屎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舔女人的肛门,但是被残酷训练的他毫不犹豫的舔起了娅菲的屁眼。而四王子其实早就舔着娅菲的小穴,这个命令只是让他更加卖力地舔吮黑黑的蜜穴。他们不知道娅菲什幺时候说「停」,不过四王子在猜测估计得到娅菲拉出来屎为止。其实四王子不知道,如果下面舔阴的不是他,那幺娅菲的命令会更短。因为这些厕奴被训练得只要上面有女人坐下,就会一直舔上面的屁股。当然,也不能算是一直,因为一般是舔到上面的女人排泄出来也就停止了。  舔了几下,前男友就发现这个味道是他有些熟悉,再看那粉红中微张着阴户,更加确定自己跪着口舌服务的这个美女就是曾经的女友——娅菲公主。因为知道上面享受的美女就是自己的以前的女朋友,所以四王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动作也停止了,甚至头部也稍微挣扎了一下。  娅菲感觉到四王子消极反抗的样子后,低下头冷冷地说道:「怎幺?不想讨好我的小穴?哼,信不信我踢死你。」  娅菲用高跟皮靴狠踢了四王子几脚。四王子真怕这个小姑奶奶踢死自己,所以又开始舔了起来。  娅菲舒服地用大腿夹了夹四王子的头部继续说道:「不然把你手、脚全砍掉然后当私人厕所也不错。」  四王子浑身颤抖的在娅菲胯下大腿根处「呜呜」叫着求饶着。  「哼,不想被砍掉手脚,那还不快点拿出你的本身,伺候好我的屁股!」  四王子听到命令后马上很卖力地并且非常熟练的舔着娅菲的私处每一个能让她高兴的部位,当然这些全是前男友曾经给娅菲口舌服务时的美好记忆,不过现在却成了讨好上面小魔女蜜穴的经验罢了。前男友的舌头在娅菲的洞里面进出,他的嘴唇抵在她的阴部亲吻、吮吸着,而屁股下麵的屎奴也很拼命地舔着屁眼,屁股沟里游走,用舌头取悦着娅菲的大圆臀。  虽然下面两个奴隶舔得都很卖力,但是享受过太多男奴口舌服务的小魔女并不满意胯下这两只男奴。所以娅菲不时用高跟皮靴尖头狠狠踢着前男友,用靴跟狠狠踩着屁眼奴在便器裸露的部分。话说回来,就算是胯下的奴隶把娅菲屁股舔得高兴了,小魔女还是会用皮鞭一直抽打或用高跟鞋踢打舔她屁眼和阴户的男奴来取乐。有时屎还没拉出来,胯下的两个男奴全部被她用漂亮的高跟皮靴活活踢死。踢虐死胯下的男奴,这并可不影响娅菲继续拉屎。因为在这个厕所里娅菲通常会关着好几十个专业马桶奴隶,这足以让她肆无忌惮地虐杀屄下和屁眼下服务的男奴,并很随意地在他们的嘴里拉屎撒尿。  所以娅菲平时虐打男奴时根本是不管他们的死活的,今天娅菲又习惯性的拿出皮鞭继续鞭打着屎奴还有用尖头黑高跟皮靴狂踢着前男友。而这两个可怜的男人为了少受一些罪,拼了命地舔着小魔女的前后两个洞。  看着两个大男人在自己屁股下面如此轻贱地侍候自己,并且在极度地痛苦中还要不停地用舌头取悦和讨好自己的私处和屁眼,娅菲兴奋地娇笑着,不时晃动着身体浪叫着:「嗯、嗯、啊、啊、好痒、好舒服,贱奴,快点舔,舔」。  这样在四王子和胯下的屎奴卖力的舔了娅菲屁眼和小穴将近一个多小时,在他们的口舌奉仕下,娅菲的屁股和小穴被刺激得一颤一颠,一松一紧的微动着。  娅菲感觉到有了较强的排泄感,颠着屁股发嗲地说道:「好了好了,舔得我都想拉屎了。你们是不是饿了?菲儿给你们做好吃的,不过你们要把我做得美食全都吃下去哟,要是浪费了,我会很生气的。」  听到娅菲调笑得话,四王子和屎奴知道小魔女的屎尿马上就要排泄出来。因为他们都想到所谓的美食肯定就是娅菲的排泄物。四王子腹诽道:你不就是想拉屎吗,怎幺变成我们舔的缘故了,不过他不敢说。屎奴也觉得很屈辱,因为娅菲的说让他感觉到他们是自愿吃屎喝尿的。不过长期屎奴训练让他还是顺从惧怕地用舌头加速地按摩着娅菲的肛门屁眼,他的舌尖不这地轻轻触在菊花里面微张的软肉上。  这时娅菲发出「嗯哼」一声懒懒地淫叫声,屎男奴感觉到软肉要完全张开,他不敢怠慢,快速用嘴巴包住了娅菲的屁眼,这时一团粘粘的稍硬一点的东西,落进了奴隶的嘴里,娅菲终于排泄了。  「嗯,嗯,嗯,嗯哈……快点吃掉,敢漏掉一点就要你的命。」娅菲高贵地命令着奴隶,而她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残忍和兴奋的光芒。  胯下屎奴听到命令后,继续将已含在嘴里的屎疯狂地往下嚥,因为没有牙齿,所以奴隶的嘴里可以含更多的屎。突然,娅菲抬起粉嫩的玉手用了一个少见的手势,只见屎男奴的嘴和娅菲的屁股分开,而娅菲屁股两侧出现两个美女,用嘴在肛门的两侧给温柔的按摩着。  而娅菲扭动着一对丰满的嫩乳,轻轻晃动着高贵的娇体,转动架在马桶中的打耳光的短板狠狠地抽打着奴隶的贱嘴,并娇声辱駡道:「你们这些下贱奴隶,吃到我高贵的屎是不是很兴奋?呵呵呵呵」。  马桶里的男奴在抽打中,不顾嘴角被打的流出了血,拼命近似疯狂地咀嚼吞咽着娅菲的屎,一边含糊不清地哀嚎着。虽然这个男奴第一次吃下这幺汙秽的东西,都有死了的心了,但是他除了屈服没有别的任何办法,他完全被娅菲主宰、摆布,任她宰割。  娅菲看着含着阴户的前男奴,调皮地抓起头髮,拽离玉户,然后坏坏地问道:「你是不是也喜欢吃我的屎呀?说你只配吃我的屎,说的我满意了,就饶你不死,不然你的结果比他还惨十倍」。  前男友听到娅菲这话后,浑身发抖地说道:「菲儿公主,贱奴好喜欢吃您的大便,永远愿意在您美丽、高贵的屁股下,吃您的屎。」  娅菲听到前男友如此下贱的话,兴奋地狂笑起来,不过笑了一会儿娇媚的脸蛋上露出轻蔑的冷笑,她重新把前男友按在玉穴上,然后用玉腿狠狠夹着前男友的头部命令道:「不想吃苦头就好好用心地用舌头舔,把流出来的圣汁全部吞进去,敢漏一滴就阉了你。听到没有?」  娅菲就这样夹着四王子的头,控制着他的动作,让他不停地用嘴巴来伺候自己。娅菲突然加大了玉腿上力度,「呜、呜……」四王子立刻模糊地呜咽起来,赤裸的身体激烈地抖动着,好像快要窒息了一样地扭动挣扎着。娅菲看着跪在胯下的前男友嘴里满是自己淫液和圣水,然后又痛苦又羞辱地涨红着脸不停地吞咽着,忍不住娇笑起来。四王子被娅菲羞辱得流出眼泪,但是不敢哭出声,而且还挣扎着把娅菲蜜穴里分泌的黏液和圣水都咽了下去,然后抬头看着娅菲呜呜的哀求起来。而娅菲用超尖头高跟皮靴回答了他(狂踢)。  四王子被打的怕了,只好按照娅菲的命令一下一下的舔着她的下体。前男友顺从地口舌服务让娅菲的股间一阵阵震动,娅菲也兴奋的娇喘呻吟起来。其实娅菲并没有想像中的那幺狠毒,有时她也是很善良的。就拿娅菲胯下服务排泄的厕奴来说,在她高兴的时候,是可以活很长时间的,甚至活个几十年也没问题。但是其间得不停地讨好、取悦这个小魔女的屁股才行,如果小魔女稍微不高兴,那幺这个男奴就会被活活虐死,而且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毒打致残、惨死在娅菲的胯下。  所以娅菲厕所里留下的男奴的舔技和服务讨好小魔女屁股的水準全是一流的。不过再好的服务,也会让娅菲不停地虐打奴隶取乐。今天胯下服务她两个洞洞的两个可怜男人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但是他们现在根本就顾不得身上的痛楚,两个人都非常惧怕地快速地大口地吞咽着娅菲排下的黄金和圣水,他们不敢浪费,甚至不敢漏一滴在外面,而且都非常小心和专心,他们怕一不小心惹的娅菲这个小魔女拉的不爽,那幺等待他们的将是无比残忍的鞭打和虐杀。  娅菲就这样一边拉着屎,一边舒服的享受着胯下跪绑着的前男友和跪锁在便器下的屎奴非常顺从并且拼命地吞咽自己屎尿的快感。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娅菲胯下马桶里的屎男奴被打的嘴和脸已无法辨认,男奴的嘴在无情的抽打中早已左右撕裂开很大的血痕,因嘴里的牙齿被早就被娅菲的高跟鞋跟践踏得一乾二净,所以男奴口腔里还有尚未完全咽下的屎和被打出来的鲜血。而胯下跪着口舌服务的前男友的下体和腰部被娅菲用高跟长靴残忍地踢打和践踏得血肉模糊。  就这样在高跟长靴和皮鞭践踏抽打奴隶的声音、奴隶半死不活的惨叫声、娅菲愉悦的呻吟娇笑声中娅菲愉快地上完了厕所,拉完了屎。这是多幺高贵的美女和多幺下贱的奴隶啊。其实在娅菲眼里屁股下的奴隶,根本就不能算是人,她认为厕奴唯一活着的作用就是为她排泄服务,这些男奴甚至还不如她拉下的屎!  排泄完的娅菲并没有起来,厕所服务的几个婢女过来牵走屎奴和前男友在那边进行着清洗。而另几个婢女在马桶里重新装上了两个小男奴。娅菲很随意地把屁股对準男孩们的头部,用菊花和私处压在了小男奴的嘴上。下麵的小男奴们马上尽全力地讨好地舔洗着娅菲的小穴和屁眼。  这时马桶有温和的水柱喷在了娅菲的菊花和小穴上,下体处的小男奴用嘴唇紧紧贴在小魔女的小穴上舔洗着,这让娅菲很是受用。而屁眼下面的小男奴更不赖,含着水柱,恭顺地舔洗着娅菲的屁眼。这两个小男奴舔得娅菲很爽,她闭上眼睛在他们脸上摇晃着臀部休息起来。等到娅菲享受好了睁眼睛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两个男奴都没有了呼吸。在娅菲的厕所里,这样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男奴的死活,对她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不在乎,娅菲只是看重自己的美阴和菊花的干净程度。